2011年的夏天,我回到台灣,加入了「呼吸能量」與「原始再生」的工作坊。當時因為自己也在內地帶領工作坊,希望能加強自己的能量,以及被「原始再生」中的一句話「有益於日後提供更深刻的服務內涵」所吸引,就這樣我被「驅使」的進入團體。因為抱著一種看熱鬧的心態,所以一開始做深度呼吸釋放時,除了連結到性能量,並沒有太多感覺,甚至覺得挺無聊的……不過就是呼吸嘛……一直不斷重複的呼吸讓我無趣到睡著……但一切的發生都不是偶然,這是我之後才明白的。

  最後一天最後一次的呼吸 練習,忽然有個聲音說,既然已經是最後一次了,就好好閉上眼睛,全然的呼吸吧!就這樣,我完全投入到呼吸中,忽然間,彷彿一扇門開啟了,那是一條通往深不見底的洞……當時的我真的沒想到它會進入的那麼深……那麼深,所有曾經被我壓抑下去的感覺全部回來了……我記起了一切,那些關於無盡的空虛、恐懼、匱乏、憤怒、悲傷……通通回來了。我驚呆了……我以為自己早已走出那些不愉快的事件,卻沒想到,那些我不曾全然面對的黑暗情緒,一直被我隱藏在我的身體裡。透過多次深度的呼吸,他們回來了,我憶起了……一切我不願再想起的感受。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腹部如此怕冷,那裡壓抑下去太多太多我以為早已釋懷的情緒記憶。

  就這樣,在兩個課程銜接的那兩天,我被這些情緒吞噬了,感到極度的不安與恐懼,好冰冷,我的身體在顫抖,全身都很不舒服。我好害怕……很想逃走……但是,卻有一個聲音那麼的清楚,我要回去,不管再害怕再恐懼,我都要回去。我要去找「她」,那個被嚇呆的小孩,她一直都在等待著我。我從未如此清晰,我告訴自己,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進入,回去找「她」。那個被遺棄、被恐懼與空虛充滿的「我」。就這樣,抱著顫抖的身軀,我進入了「原始再生」。

  至今我仍在那震動中,它仍是進行式,這一年,我很少在寫些關於我自己的事情,這一年,我進入自己很深,這一年,我不斷跟自己對話,這一年,我完全給了自己,面對自己,很多感覺,是無法述說的。那些感覺,是屬於我跟她的。

  在我終於見到她時,我好感動,我告訴她,不要害怕,我已經長大了,我有能力照顧妳了,不論曾經發生什麼事,現在有我在,我不會拋下妳,我會無條件的愛妳。我承諾她,我會守在她身邊。我真的遵守了承諾,為了回去,我全然投入每一個練習,每一個靜心,我徹底的讓自己精疲力竭,我真的用盡了全力了。也因此,老天爺給我的回報便是,在課程結束後,真正的高潮才開始,哈!

  原本「又」以為課程結束後,這追尋也該告一段落了,結果,又一次,大驚喜接踵而來,那個洞似乎是沒有盡頭的,我不斷的進入,越走越深,我,徹底被打敗了,一種很深的無力感挫敗感籠罩著我。在這樣的氛圍中,終於我碰見了那最深的自己,終於看見,是什麼驅使著我總是想做些什麼,不斷要證明自己,導致我的緊張與焦慮。我真的深深的看見了,在這看見之中,我……終於……放過自己了。

  現在的我跟參加課程之前有什麼不同?我想最大的不同是,我更愛自己,愛自己的不完美,愛自己的緊張、憤怒,不管我是什麼,就是什麼,真實是我唯一的道路。

  我仍在探索,仍在學習,我發現探索自己真是一件太有趣的事了,在參加課程之後,我反而變得更沒有什麼。呵,卻更有什麼了。哈哈哈~~~(分享者:Devamani)

相關課程:

*「原始再生 呼吸能量」體驗之夜:2014/7/9 19:30-21:30

*「原始再生1:呼吸釋放」(Alchemy of Breath),2014/7/11(五)(晚上開始)-7/15(二),四天半

*「原始再生2:解除孩童制約」(Primal Rebirth),2014/7/18(五)(晚上開始)-7/23(三),五天半。欲參加此團體的朋友,需先上過「原始再生:呼吸釋放」,並視狀況先與帶領者蓓拉(Bela)進行會談。

詳情請電奧修花園:02-2805-7959

Truth_sign  

帶領者簡介:蓓拉(Bela)

荷蘭籍,領有原始再生療法證書,並完成以下訓練:奧修治療師訓練─通往靜心的橋樑;奧修治療師訓練─原始治療領導訓練;奧修內在孩童共依存訓練。曾接受下列訓練並在該領域工作:家族排列,催眠,本質工作,NLP,精神病理學,阿育吠陀按摩以及夏威夷按摩。目前除了在印度普那奧修國際靜心渡假村帶領課程與個案,亦在荷蘭「嗡機構」協助帶領原始再生訓練課程。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