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H學員分享-分享者:Prem Sada

  以往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是視覺體察型的人,所以當別人說他們看到能量硬塊,灰塵…等,我無法理解。但是在第一年的訓練課程之後,持續一個月的時間,我發現我的乙太體一直在放電,有時候星光體也是如此。這過程對我理性的頭腦是一大洗滌,過去我只有肉體放電的經驗,現在我可以體察到我的微能量體,也明白,喔,真的有很多的受傷和緊張是發生在能量體上的。

  這一年來,很驚訝自己對能量的體察變得更敏感了。除了感覺,現在我也可以「看」到能量,特別是對於空間的能量感知。記得有次Puja帶我和Bhakta去一家餐廳用晚餐,當來到餐廳樓下時,我身體告訴我不要上去;但為了Bhakat,我還是妥協了…我站在餐廳外面看到整個餐廳空中飄浮著煙霧似的和塊狀的能量。裡面坐了一大群高談闊論的老外,我是看到了他們的能量振動。在這之前,如果遇到類似的情形,我的身體可能會覺得不舒服而離開;但那一次的經驗,我讓自己回到丹田,放鬆的處在自己的中心。這樣的經驗給了我很大的啟發,我們的思維模式、情緒或情感真的是以某種特定頻率在振動著;這所謂能量振動可被聽到,看到,感覺到或聞到…重要的是,當我能覺察到影響我的感受的是什麼時,我就能放鬆在那發生中。

  在第二年的「OPH能量調和」訓練來到尾聲時,突然感覺所有受訓者已超越了某種境界,似乎每個人都被帶到一個更高層次的能量振動。課程結束後,明顯感覺到自己變得寬廣,與ego無關,純粹能量上的感受。我問Upadhi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她笑著回答我說:「因為我已把你們帶到第五脈輪的振動,那裡有很多的信念正在瓦解……」。難怪他們說第五到七微能量體是師父的工作,當下似乎有點了解奧修所說的 “quanta leap”。

  靜心多年,不同的階段對脈輪、能量的覺察有不同的了解;在接觸OPH訓練後,才發現原來自以為已了解的現象,也只不過是走在未知途中的一小步。靜心曾帶我進入與存在合一的經驗,但OPH訓練與能量工作讓我越來越可以放鬆在生命之流,首次感到真的雙腳踩在這地球上。記得兩三年前,在我的原始治療中Bela問我「對你而言,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攜帶許久的疑問,現在終於找到答案。每次在接受OPH個案時,總感覺自己進入一個非常浩瀚的空間中,過程中有些東西被打開了,被放鬆了。也許不是每次都知道被打開或被放鬆的是什麼,但也不需要知道,因為有太多太多東西了,我了解我不需要知道所有的事情,很多無用的東西是該被燒掉的。這過程讓我經驗到:我不是這頭腦,不是過去,也不是未來,我只是存在。

  能量的本質是純然的,不帶任何色彩,當我越敞開,它就越能為我們顯現生命本然的樣貌。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