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中覺醒」團體課程的體驗之夜,桑巴博(Sambhavo)說了一個故事,應該是說他轉述了奧修(Osho)說的故事,然後我現在再轉述桑巴博轉述的故事,當然,得省略他現場生動演說的無法言喻的部分。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隻懷孕的母獅,她需要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將小獅生下。原本她選定一個山頭,卻瞧見對面的山頭比較適合待產。於是她想,或許還有機會「咻」一下飛躍過去,但沒想到就在那幾秒,就在半空中,小獅就跑出來了。然後好死不死的,他掉入一群羊中,然後好活不活的,正有一隻剛生育完的母羊,有無數泌著奶的乳頭……小獅睜開眼睛,學著旁邊的小羊開始吸吮起來。母羊疑惑,這款生得怎麼差這麼多?係金ㄟ嗎?後來,羊群中最有智慧的老羊出來說話了:「想太多,羊生到哪裡還是羊啦!」於是,羊群將獅當做羊,獅也就學著「ㄇ~ㄟ」叫,還吃著草過活呢。但是年輕的獅子心裡總是覺得怪怪的,隱隱覺得有什麼東西不對勁。

同一片草原,有一隻經歷無數征戰的老獅,他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他該看的風景都看了,該殺的戮也都幹了,現在則是帶著好奇心,好好迎接死亡的片刻了。他伸了懶腰,放眼望去,一群乖順的綿羊在前面的草原低頭吃草……古人寫得好啊,風吹草低見……獅與羊?咦,怎麼可能,其中有一隻不是牛也不是羊,好眼熟,他可不是、可不是一頭獅嗎?老獅心裡一驚,一頭獅子在跟其他綿羊ㄇ~ㄟ~ㄇ~ㄟ吃草,這是何等嚴重的事情,他不能看著這樣的情景死去。於是他做了一下暖身,準備起跑衝向羊群。原本乖順吃草的羊群看見獅子來了,紛紛驚慌地ㄇ~ㄟ~ㄇ~ㄟ叫,四散逃去,他叼起了同樣在ㄇ~ㄟ的年輕獅子,把他啣回湖邊。

兩隻獅子,一隻看盡生死,一隻全身發抖。老獅二話不說先一拳先揮下去,打的小獅連滾帶翻。之後,老獅要小獅仔細看著他的臉,小獅發著抖仔細端詳,然後老獅又要小獅照一下湖面。小獅怯怯地往湖面探了一下……他征征地看了幾秒,然後身體深處傳來一陣微小的震動,那震動滾到了喉邊,再滾成震動山谷的獅子吼~吼~吼~

看到小獅認出自己原本的面目,老獅閉上眼睛,他可以安詳地死了。

 

故事說完,卻有一個問題。桑巴博問大家:「為什麼小獅在溫順的羊群中成長時,心裡會有怪怪的感覺?」在場有許多人說出非常接近的答案,但是桑巴博說,若是簡而言之,歸納成一個字,那是什麼?他要大家想,同時他也說,這不只是這隻獅子的處境,也是每一個來到奧修花園,每一個在自己身上工作的人,每一個用自己的方式在做著靜心的人心裡的東西……

我也努力的想了一下,即將要搔破頭的時候,桑巴博說了答案:「渴望」。每一個想要自我成長的人,心裡面一定都有著莫名的渴望,隱隱約約覺得,生活不僅只於此,自己應該有更大的潛能,想要知道自己真正的樣子……有些人有機會遇到良師(獅),有些人用靜心、用團體課程做為鏡子,映照出真實的自己。

對,我覺得自己心裡可以感覺到有頭小獅在亂撞了!在這樣的激動之中,桑巴博要大家找夥伴彼此提問與分享:「就像那隻老獅一樣,如果我們只能活到明天、下星期、或這個月,有什麼是我們想要做的?」這樣的提問真的是強力揭露眼前的幻象,像是被存在重重地敲了一下:許多事情我以為自己可以以後再做,但是在死亡的面前,我立刻發覺自己完全沒有珍惜活著的滋味,沒有真切地表達出愛,內心真正想要實現的延宕又延宕……我會想要在死之前好好把握人間經驗。或許是同時性,剛好某位哲人的話在今天一直盤旋於我的腦海之中:「我們不是在經歷靈性經驗的人類,我們是在經驗人類經驗的靈性體。」我有點感傷、有些羞愧地留下了眼淚。

在這樣對生命深刻的體悟中,桑巴博帶我們進入祈禱的儀式。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舞蹈、靜坐、靜躺……各自表達出自己對生命對存在對宇宙的祈禱文。音符流洩,每個人享受著與浩瀚存有的合一。

最後,在非常寧靜的空間中,桑巴博簡單地說著「在愛中覺醒」三天團體的精要:它是一面鏡子,讓我們有機會強化自己的渴望,從溫順的羊群中出走,認出自己真實的獅子本性。而在真實活出自己之後,我們亦將與活出一切創造力的存在同調,我們會從心的空間體驗到這樣的合一,我們會自然而然,想要祈禱,想要禮敬世間存有的一切。(分享者:阿夏)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