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我是一個心理治療師,「靜心」能夠對我治療病人的工作有幫助嗎?
奧修的回答:
  一個心理治療師比其他任何人都更需要靜心,因為就某方面而言,你的工作是危險的。除非你很鎮定、很寧靜,除非你能夠保持不被周遭所發生的事影響,否則它是非常危險的。心理治療師發瘋的比率比從事其它任何行業的人都來得高,心理治療師自殺的比率比從事其它任何行業的人都來得高,這是值得深思的一件事。那個比率真的很高,有兩倍的人自殺,那顯然表示那個行業充滿了危險。它的確如此,因為當你在處理一個心理上受到打擾的人、心情一團糟的人,他會經常散發出一種震動,他繼續在向你丟出他自己的能量或是他負面的波動,而你必須去聽他講。你必須很專心地聽,你必須關心他,你必須愛他,對他慈悲,唯有如此,你才能夠幫助他。他經常排放出負面的能量,而你在吸收它。事實上,你越是專心聽他講,你就吸收得越多。
  常常跟那些神經症或心理症的人在一起,你就會在不知不覺當中開始想,人類就是這樣。我們會漸漸變成像跟我們在一起生活的人,因為沒有人是一個孤島,所以如果你跟悲傷的人在一起,你就會變得悲傷。如果你跟快樂的人在一起,你就會變得快樂,因為每一件事都具有傳染性,神經症會傳染,自殺也會傳染。
  如果你生活在一個非常覺知的成道者身邊,那麼某種在你裏面的東西就會開始反應于這個更高的可能性。當你跟那些非常低的、不正常的人生活在一起,某種在你裏面病態的東西就會開始跟他們關連,或是去符合他們,所以,就某方面而言,持續有生病的人圍繞在你的周圍是很危險的,除非你能夠保護你自己,而能夠保護你的莫過於靜心。這樣的話,你就可以給出更多而仍然保持不受影響,你就可以幫助更多,因為你的能量越高,幫助的可能性就越大,否則心理治療師和被治療的人就幾乎是站在同樣的基礎上,或許在程度上有一些差別,但是那個差別太小了,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心理治療師很容易發瘋,只要稍微推一下,或是發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他就很可能無藥可救了。那些患有神經症的人並非永遠都會保持這樣。就在兩天之前,他們是正常的人,他們也能夠再度恢復正常,所以正常和不正常並不是品質上的差別,而只是數量上的差別:九十九度,一百度,或一百零一度——就是那種差別。
  事實上,在一個較好的世界裏!每一位心理治療師都必須在靜心方面接受很深入的訓練,否則不准他執業。這是能夠保護你自己,使你自己不受傷害的唯一方式,這樣的話,你也才能夠真正幫助別人,否則甚至連最偉大的心理治療師或心理分析學家就某方面而言也會變得對人類很失望……甚至連佛洛依德也是加此。在經過了一生的經驗之後,他說:他無法對人保持希望,他感到很失望。跟那些生命搞得一團糟的人生活在一起四十年,他的反應是很自然的,他對人類唯一的經驗是那些發了瘋的人。漸漸地,他對人類的看法開始變成好像不正常就是正常,好像人一定會患神經病,好像在人裏面自然就會有某些東西把他變成神經病。
  所以,在最好的情況下,所謂健康的人只不過是更能夠適應社會一些,就這樣而已。「適應」變成了健康的標準,但事情是不可能如此的。如果整個社會都是發瘋的,而你可以去適應它,你也仍然是發瘋的。事實上,在一個瘋狂的社會裏,一個沒有發瘋的人將會覺得非常不適應,真正的情形就是如此。
  當一個耶穌走在這個世界上,他是不適應的。我們必須將他釘死在十字架上,他是這麼陌生的一個人,我們無法忍受他。我們並沒有顧慮到他,我們只是在顧慮我們自己。因為他的「在」,只有兩件事是可能的——或者是他發瘋了,或者是我們發瘋了,不可能雙方都是健康的。我們有很多人,而他只是單獨一個人,當然我們會殺死他,他不可能殺死我們。當一個佛走在世界上,他看起來很奇怪!一個健康的人,一個真正自然而且正常的人,走在一個不正常的世界裏。
  所以佛洛依德下了一個結論說人類沒有未來。最多我們只能夠希望說人可以適應社會的模式,就這樣而已,但是人不可能成為喜樂的。就這整個事情的本質來講,他不可能如此。為什麼要下一個這麼悲觀的結論?因為他的整個經驗。
  佛洛依德的一生是一個有很多瘋子的漫長的惡夢,是一個與瘋子為伍的惡夢,漸漸地,他本身也變得不正常,他並不是真正地健康,他並不是一個喜樂的人,他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完整。他會害怕一些小事,害怕得很厲害,以致於看起來很荒謬。他害怕死亡。如果有人談到鬼,他就會開始冒冷汗。他有兩次暈倒,因為有人談到死亡!這似乎是一個非常不平衡的頭腦,但是就某方面而言,它是可以被解釋的。他一生都保持神智健全,沒有發瘋,這就是一項奇蹟。
  威爾罕姆‧雷克(WilhelmReich),一個最具穿透力的心理治療師,他發瘋了。他發瘋而別人沒有發瘋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他真的是非常具有穿透力。他具有一種真的很深的才能,可以進入到事情的最根部,但那是危險的。佛洛依德、雷克和其他類似的人,他們的一生都顯示出一件事:如果他們在靜心方面有接受很深入的靜心,整個世界都將會變得不同,那麼這些神經病的人就不會變成標準。
  或許要成為一個佛陀是非常困難的,但他就是模範。一個正常的人就是一個接近模範的人,它與適應無關。一個人會更接近完整、快樂和健康等觀念。

 

相關課程:

初夏的五個靜心夜晚,2013年05/13(一)~05/17(五),pm7:30~pm9:30

靜心諮商訓練,2013年05/17(五)~05/19(日),am10:00~pm6:00

再生靜心治療團體,2013年05/18(六)~05/24(五),pm7:30~pm9:30

深化靜心的催眠訓練,2013年05/24(五)~05/26(日),am10:00~pm6:00

晨間《奧祕之書》靜心,2013年05/20(一)~05/23(四),am10:00~pm12:00

帶領者簡介:

with osho  

蘇地爾(Sudheer)是一位非常有經驗的靜心者,過去三十年間,他以各種不同的靜心技巧幫助無數人領略靜心的竅門。

他曾接受自Brian Alman博士,現代催眠學之父Milton Erickson博士的弟子,接受自我催眠的訓練課程。並隨H. Hoenderdos研習神經語言學(NLP)與催眠。

在過去十年,蘇地爾投入印度普那社區管理的同時,於社區帶領神祕玫瑰,無念靜心,坐禪,再生,靜心自我催眠,工作與生活的內在技巧,等各項靜心課程。他是奧修靈氣師父。

欲參加者敬請事先報名,請電洽奧修花園:02-2805-795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奧修花園 的頭像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