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知道這個靜心,是朋友給我的活動DM。我跟奧修不熟,當時人也在另一個系統裡磨練心志,看著傳單上的介紹文字,我覺得這真是一個怪異的活動,為什麼要把自己變成瘋子呢?又過了一些時日,在因緣巧合之下,我作了兩次無念禪,這時的我才有了些許的明白與一點點瞥見。

  「心要得到寧靜澄明,不是那麼容易的,不是說眼睛閉上安靜坐著就可以達到的。」蘇地爾(Sudheer)說道,心念就好比鐘擺,要到達至深寧靜的彼岸,需要先處在極度混亂的此岸,無念禪的用意就是如此,在一小時的亂語結束之後馬上靜坐下來,你就有機會在後一個小時裡,瞥見嚮往許久的彼岸風光──如果前面那個階段你真的讓自己全然瘋狂亂語的話。

  他還說,這是一個很科學的靜心。因為人的頭腦無時無刻都在喋喋不休著,所以人難得有清明沉靜的片刻。所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們用相同的頭腦部位來攻克輪轉不停的心念思想。讓頭腦光明正大的喋喋不休,在前一個小時裡盡力清除掉表意識、潛意識、無意識裡的所有垃圾,不要留戀回味,不需資源回收,丟掉便是。然後,寧靜才有發生的空間。

  聽他這樣說,我便嘗試讓自己在那一個小時裡,全然投入於亂語。有時候,我會邊跑步邊喘息說著亂七八糟的言語,有時候我散著步喃喃亂語;偶爾我會化身為女高音般唱著歌劇亂影,偶爾我感覺到有哀傷的冰塊浮上心海,用眼淚搭配亂語讓它融化盡去。偶爾我教訓著空氣,偶爾我疾言厲色,用誰也不懂的話威嚇飭令。就這樣,每每結束之後,我都覺得自己演了一場一人分飾多角的混亂戲劇。

  忍不住問蘇地爾,這些偶然「上身」的角色,跟我的日常生活一點關係都沒有,它們是什麼?為什麼會出現?蘇地爾給我的回答,不離他一貫的關注核心──此時此地的覺察。他說,人的頭腦歷史悠久,不知不覺中也吸收了各種資訊,所以那些東西可能是前世後世左世右世,也可能是曾經記取的影像,但是重點都是,它們是無用的垃圾,不用追就,現下丟掉便是,「你丟垃圾時,會去仔細翻視這是誰人的衛生紙、誰喝用的飲料瓶嗎?」重點是清掉垃圾,放下顛倒夢想,讓自己回到此時此刻,讓清明覺察有存在的空間,。

  的確,我因此得到了一些瞥見。

  在過去,我靜坐時偶爾也有一些體會,感覺多是在心輪的空間,但我不是那麼喜歡靜坐,因為更多的情況是腦袋裡的念頭轉不停。這一次做了無念禪,我發現有某些時刻,我能夠看著這些念頭自行運轉,也能夠像蘇地爾教導的,將外界所有的音聲物味囊括進來。然後,我感受到丹田處有股定力穩穩支持著我,讓我根植於大地,也感覺到這個自己無限擴大,往四面八方延伸。在那個片刻,我會忽然生起「這個世界真是美好啊」的念頭,我覺得能與萬事萬物有這樣深的連結,能呼吸著他們的呼吸,真是莫大的恩寵。

  上過一些工作坊,發覺蘇地爾與其他帶領者的方式有一些不同,他強調靜心的重要,甚於治療自己的種種議題。他的品質也與他欲傳達的精神內外呼應。他的「在」讓我也回到我的「在」,讓我真正處在當下,看到此時此刻自己的完好。

無念禪學員分享─分享者:YaMei

無念禪:2011/11/14-11/20,晚上七點45分-九點45分

帶領者:蘇地爾Sudheer

報名請洽:奧修花園2-2805-7959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