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寧格:

  原始感覺和次要感覺之間最大的不同是:原始感覺支持建設性的行動,而次要感覺消耗了支持改變的能量。感覺如果可以產生有效的行動就會強化我們;如果感覺妨礙有效的行動、批判不行動或把有效的行動替換掉,就會削弱我們。我稱那些可以支持建設性的行動為原始感覺,其他的為次要感覺。

  原始感覺非常簡單,不需要精細的描述。它們很強烈,但是不會戲劇化、誇張化。因此,雖然它們非常興奮且強烈,但是會帶來肯定與平靜的感覺。當然,也有非常戲劇化的情況,但是這個戲劇化的情緒是適當的。例如,士兵在戰場上所感覺到的恐懼,那不同於我們做惡夢所感覺到的恐懼。

  在(其他)治療所處理的感覺大多數是次要感覺,它們的主要功能就是說服其他人相信:這個人無法採取有效的行動。所以它們需要變得戲劇化和誇張化。當你在次要感覺的掌握中時,你會感到虛弱,而周圍的人會覺得必須去幫助你。如果這個情緒足夠戲劇化的話,那些想要幫助你的人就不會注意到:事實上在那種情況下無法做什麼...

  當原始感覺出現在治療或生活中時,每一個在場的人自然會感到同情,但是同時也感到有自由去適當反應。一個人在產生原始感覺時,仍然能保持強壯與有效的行動力,因為原始感覺會引導明確的目標,而且不會持續很久,它們來,完成它們的工作,然後就離去,它們不會迂迴。透過適當的表達和適當有效的行為,原始感覺就被解決了。

  另一方面,次要感覺透過表達反而會持續更久且變得更糟。那就是為什麼治療師鼓勵表達出次要感覺,反而會讓它持續更久的主要原因。

  另外,在此我要糾正一個關於「失去控制」的常見錯誤觀念。那是我從原始治療﹝Primal Therapy﹞學習到的。許多人有個觀念認為:當他們對需要和緊急的感覺讓步時,他們會失去控制。但是那不是事實,當你對原始感覺讓步,例如:對「離別」的原始感覺讓步,對正當理由的憤怒、深刻的渴望讓步,或對向外聯繫﹝reaching out﹞的原始感覺讓步,並且當你完全信任這個感覺時,就有一個自然的控制在這個 (原始)感覺裡以及它本身的需要裡。

  原始感覺只有在盡其所能表達出來時是好的,如果你有原始感覺,你將不會做出羞恥的事情,因為這個感覺本身有非常精確的羞恥界限,極少看到任何人在表現原始感覺時會被嘲笑或輕視,相反的,其他人通常會非常感動,並且進入這個經驗。

  次要感覺沒有相同的羞恥界限,並且很有可能當你表達次要感覺時,會讓你自己變得像傻瓜一樣。你不能放心讓次要感覺來照顧你。

  次要感覺確實有某種魅力,它們是戲劇性的,令人興奮的,它們給了一個「你還活著」的幻想。但是,那種活著的代價是人們必須繼續停留在虛弱和無助裡。

  解釋或詮釋也會分散當事人的注意力,容易使人們繼續被這個次感覺抓住,而非有效帶領人們朝向他們的原始感覺。?例如:悲傷可以是原始的或次要的。原始悲傷是一種極大的離別痛苦,如果我們臣服於這個痛苦,允許它發揮它的作用,那麼悲傷最後必然能完整地表達它自己,然後我們就可以自由地重新開始。但是,通常人們不臣服於悲傷,取而代之的是將它移轉成次要感覺、自憐或是企圖從別人那裡得到同情。那種次要悲傷能夠持續一輩子的時間,阻止清楚、充滿愛的離別,並且否認失去事實。這是原始悲傷的一個可憐的替代品。

  原始的罪惡感會引導我們去改善。如果我們接受我們的過錯,自然就會做可能和必要的修正,並且能夠與那些「無法被改變的情況」一起生活下去。次要的罪惡感會把行為轉變成擔心,它不會為了改變而去激發有效的行為,事實上,它會阻止改變。人們擔心一個他們覺得很重要的問題許多年,就像狗擔心一塊骨頭,但是不去做任何改變。他們會折磨自己和別人,卻沒有建設性的改變。那些為了某種理由而逃避有益的改變的人,一定是把他們原始的罪惡感轉變成次要的罪惡感了。

  報復的慾望也可以是原始的或次要的。原始報復容許和解,當它同時釋放受傷者和傷害者時,它就是適當的。次要報復會繼續保持傷害和系統的不平衡,並阻止解決問題。常見的例子家族世仇,他們接受了前面世代的仇恨。復仇者覺得需要替自己不曾遭受的錯誤行為報復,而他們的行動通常是對準那些沒有做錯事的人。

  憤怒有原始的和次要的形式。原始憤怒可以純淨一段關係,不留下任何傷痕而離開。對某人產生次要憤怒,通常是在我們對他做了某件事之後所跟隨而來的,然後那個人就有理由對我們產生憤怒,但是我們比對方先表達憤怒。次要憤怒,就像次要的罪惡感,通常是不行動的藉口。在關係中,次要憤怒有時候是在逃避表達出自己的要求,如同這句話所說的:「當我有需要時候你從來不注意。」另一個實例是:某個男人贏了一次賭注,但是莊家卻沒有給他半毛錢,他不但沒有找老闆理論,取而代之的是,他回家對他妻小們發怒。

  當受苦是原始的,當事人會忍耐所需要忍耐的事,然後他們會拾起生命的碎片重新開始。當受苦是次要的,則他們會開始另一輪的受苦。對某事抱怨通常是同意那件事的一種次要的變形…

  我給治療師的建議是:徹底避免在次要感覺上工作! 你也許可以透過講述適當的笑話,或者透過改變當事人的焦點來轉移他們的注意。我的意圖不是要改變當事人的經驗,而是要把他們的注意力引導到他們的原始感覺,這是找到解決方法的必要條件。

 海寧格是德國享譽盛名的心理治療師,尤其他所創新整合的家族排列系統,更是轟動整個歐洲。近10年來,美國及其他先進國家更爭相邀請海寧格到他們的國家,做演講示範及課程研習。此篇文章轉載自:http://blog.yam.com/primal

相關課程:

*「呼吸能量‧原始再生」體驗之夜,2014年7月9日 19:30-21:30

*「原始再生:呼吸釋放」(Alchemy of Breath),2014/07/11(五) (晚上開始)-07/15(二)

*「原始再生:呼吸釋放」(Alchemy of Breath),2014/07/11(五) (晚上開始)-07/15(二)。欲參加此團體的朋友,需先上過「原始再生:呼吸釋放」或其他相關團體課程的經驗,並視狀況先與帶領者蓓拉(Bela)進行會談。

詳情請電奧修花園:02-2805-7959

帶領者簡介:蓓拉Bela

荷蘭籍,領有原始再生療法證書,並完成以下訓練:奧修治療師訓練─通往靜心的橋樑;奧修治療師訓練─原始治療領導訓練;奧修內在孩童共依存訓練。曾接受下列訓練並在該領域工作:家族排列,催眠,本質工作,NLP,精神病理學,阿育吠陀按摩以及夏威夷按摩。目前除了在印度普那奧修國際靜心渡假村帶領課程與個案,亦在荷蘭「嗡機構」協助帶領原始再生訓練課程。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