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起始在於停止把責任丟給別人,自由的起始在於明白你才是該負責任的人,那麼一來,許多事情馬上就會變成有可能的。請記住,如果你不斷地將責任丟到別人身上,你將永遠跳脫不出奴隸的角色,因為沒有人能改變得了別人。你要怎麼改變別人?有誰曾經改變過任何人?

無論你發生了什麼事,例如你覺得哀傷,就將眼睛閉上,去看著你的哀傷,跟隨著,看它要帶你去哪裡,深入那個地方,你很快就會找到原因。也許你必須走很長的一段路,因為那是你一生的經歷,說不定不只一世,而是好幾世的時間,你將發現你的許多傷口;那些傷口很痛,你的痛楚是由於那些傷口,那些傷到現在還會痛,還淌著血、還沒有結疤。這個回溯根源的方法,帶你從結果回到原因,你的傷口將會因此癒合。

治療是如何發生的?為什麼這樣的方法可以療癒?它暗藏了什麼現象在裏頭?

每當你回到過去,首先要停止做的事就是將責任推給別人,如果你還在推卸責任,表示你是在往外走,而非回到自己,這麼一來整個過程就錯了,你變成在別人身上找原因;「為什麼老婆態度那麼差勁?」──於是那個「為什麼」開始指向老婆的行為,當你的第一步踏錯,接下來的整個步驟就都錯了。「為什麼我不快樂?為什麼我不高興?」──閉上雙眼,讓這個問題成為你深刻的靜心冥想。躺在地板上,將眼睛合上,放鬆身體,然後去感覺你在生氣什麼。別管你老婆,那只是一個藉口,不管是什麼,別去管藉口。只是深入你自己,穿越過憤怒,將它當成一條河流,你進入其中隨著河水漂流,讓它帶你往內走。你會在自己裏面找到細微的傷痛,那是讓你覺得痛的地方。

例如,你總認為自己的長相不好看,那是你內在的一道傷口。當老婆對你很惡劣地說︰「你也不去照照鏡子!」──她讓你意識到你的臉,這使你覺得很痛。或者,你一直對你老婆不忠,當她想使壞時,她又會把事情拿出來講︰「你跟那個女人在笑什麼?為什麼你們坐在一起時那麼開心的樣子?」──於是你的一個傷口被打到,因為你的不忠,你有罪惡感,這個傷口被觸痛了。

閉上眼睛,感覺著憤怒,讓它全部顯露出來,於是你才能將它的樣子看個仔細,看清楚它是什麼。就讓這股能量幫助你進入過去,因為憤怒是來自過去的產物,它當然不會是出於未來,未來還沒成形、還沒從現在衍生。

關於「業」的整個觀點即在於此:業不是未來的產物,因為未來尚未發生,業也不是現在的產物,因為你根本還不知道什麼叫現在,唯有成道者才知道現在是什麼。你只是活在過去當中,所以業必定是從你過去的某個部分而來,那道傷必定是在你記憶中的某處。回到過去,也許傷痕不只一處,也許你發現自己有許多或大或小的傷。再深入一些,去找到最初的傷口,那是所有憤怒的源頭,倘若你去嘗試,你一定能找到的,因為它已經在那裏。它就在那裏,你過往的一切都還在那裏──就像一卷底片,它將自己捲起來,等候你把它攤開來,開始看著這卷底片,這就是回溯過去,探索根源的過程,這個過程之所以美是在於:如果你有意識地回到過去,如果你有意識地去感受一個傷口,那道傷就會立即受到治療。為什麼會產生治療?因為傷痛是由無意識、沒有覺知所造成的;傷痛是無知、沉睡的一部分。當你有意識地回到過去,看著那道傷,意識就是一股療愈的力量。傷口發生的當時,是發生在無意識裏,你那時氣得不得了,於是你做了某件事,例如你暗地裏殺了某個人,沒有人知道這件事,你瞞得過員警,瞞得過法官和法律,但你怎麼瞞得過你自己?你知道這件事,因為它觸痛了你。每當有人給你機會生氣,你不禁會感到害怕,深恐同樣的事又再上演一次,你有可能會殺了對方。回到過去,因為當你殺了人或氣瘋了的時候,你是無意識的,那些傷就保存在無意識裏,現在你有意識地回到過去。

回到過去的意思是:有意識地進入你當初無意識在做的事情。回到過去,憑著意識的光便能發揮治療的作用,它是一股療癒的力量。任何你能意識到的事情都能受到治療,於是你不再感到傷痛。能夠回到過去的人,他就能對過去釋然,於是從前的事情不再具有影響力,因為再沒有什麼能抓住地,過去的一切已經結束,他的存在中再也容不下過去。當過去無法佔據你的時候,你就能夠在當下,不然是不可能的。你需要空間,你裏面堆了過去那麼多無用的東西,像個垃圾場一樣,使得當下一點進駐的空間都沒有。那個垃圾場一直在幻想著未來,所以一半的空間裝滿了已經沒有用的東西,另一半的空間又塞滿了還不存在的東西,那當下呢?就只能在門外等待著。所以說,當下只不過是一個通道二條從過去到未來的走道,只是你暫時經過的地方而已。

要跟過去做個清楚的了斷,除非你能做到這件事,否則你只是過著幽靈般的生活,你的生命並不是真實的,因為它並不存在。過去透過你而活著,已逝的一切不斷盤繞著你。回到過去──任何時候當你有機會,當你內在發生了某些事:快樂、難過、悲傷、憤怒、嫉妒……這時你閉上雙眼,回到過去。要不了多久的時間,你就會對這種回到過去的旅程熟稔,很快就能回到過去裏,然後許多的傷口會浮現出來。當你見到傷口的時候,不要開始去做任何事,並不需要「做」什麼,只要觀照。看著、觀察,傷口在那裏,你只是看著,傳送給你的傷口觀照的能量。去看著它,不帶任何批判地看著它,因為要是你批判的話,要是你說這是不好的,不應該這樣,傷口又會關閉起來,藏匿起來。每當你指責的時候,頭腦就會試圖掩蓋事情,意識與無意識就是這樣被創造出來的,不然,頭腦其實是合一的狀態,並不需要有任何區別。可是你會去批判,那麼頭腦就必須將事情分割,把一部分收進黑暗的地窖當中,這樣你就看不見,也就無須批判了。要做到既不批判也不讚賞,你只是一名觀照者,一個不受影響的旁觀者。別去否定什麼,別說「這樣不好」,因為這是一種否認,否認就是壓抑。保持淡然,只要觀照、看著。帶著慈悲去注視著它,治療將會發生。

別問我為什麼療癒會發生,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現象,如同水煮到攝氏一百度的時候就會沸騰是一樣的道理。你從來就不會問:「為什麼不是九十九度?」就算問了,也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水本來就會在一百度的時候沸騰,沒有任何疑問。問題與事實毫不相干。要是水在九十九度沸騰,你也可以問為什麼;要是水在九十八度沸騰,你也可以問為什麼。水在一百度沸騰就只是一個自然的現象而已。內在的自然也是一樣的道理。當不執著與慈悲的意識靠近一道傷口的時候,傷口就消失了──它揮發了。沒有為什麼,只是一個自然的現象而已,本來就是這樣,它的發生本來如此。

當我說這件事的時候,我是出於我的經驗在談,你去試試看,你也可能會有相同的體驗,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沉睡的人做任何事都不能全然。你正在吃東西,但你的人並不是完全地在那裏──因為你腦袋裏正在想著一千零一件事情,做著一千零一個夢,你只是機械性地往嘴巴裏塞東西。你也許正在和你的女人或男人做愛,但你並不是全然地在那裏──說不定你在想另一個人;或想著生意上的事;或某樣你想買的東西,一輛車、一棟房子、任何的東西──那麼你是機械性地在做愛。要全然地在你的行動中。

全然的意思是你必須要有覺知,因為沒有人能在沒有覺知的情況下保持全然。全然的意思是不做其他思想──當你吃東西,就只是吃東西,你完全地在當下,吃就是全部的一切,你不是只塞食物給身體,你是在享受吃。在你吃的時候,身體、心理、靈魂是和諧一致的,在你存在的三個層次中有著某種調和及深度的韻律。於是,吃東西就變成是靜心,走路就變成是靜心,砍柴就變成是靜心,從井邊挑水就變成是靜心,烹調食物就變成是靜心……小小的事情被轉化了,變成是發光的行動。

相關課程

*「呼吸能量‧原始再生」體驗之夜,2014年7月9日 19:30-21:30

*「原始再生系列1:呼吸釋放」(Alchemy of Breath),2014/07/11(五) (晚上開始)-07/15(二)

*「原始再生系列2:解除孩童制約」(Primal Rebirth),2014/07/18(五)(晚上開始)-07/23(三)。欲參加此團體的朋友,需先上過「原始再生:呼吸釋放」,並與帶領者蓓拉(Bela)進行會談。詳情請電奧修花園:02-2805-7959

帶領者簡介:蓓拉(Bela

荷蘭籍,領有原始再生療法證書,並完成以下訓練:奧修治療師訓練─通往靜心的橋樑;奧修治療師訓練─原始治療領導訓練;奧修內在孩童共依存訓練。曾接受下列訓練並在該領域工作:家族排列,催眠,本質工作,NLP,精神病理學,阿育吠陀按摩以及夏威夷按摩。目前除了在印度普那奧修國際靜心渡假村帶領課程與個案,亦在荷蘭「嗡機構」協助帶領原始再生訓練課程。

Bela4  

創作者介紹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