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能量課程分享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年初時我帶著情緒倦怠(EmotionalFatigue)來到充滿嬉皮風的陽光海灘---印度果阿(Goa),為了參加Giten帶領的呼吸創傷釋放訓練。

      一到Goa我就打退堂鼓了;我在Arambol住宿安排的一團混亂,加上前一晚在孟買幾乎整夜未眠,我躺在硬繃繃的床上,五臟六腑隨著不眠不夜的海灘趴音樂震動著,我決定隔天和Giten說不參加了,我要去普那。但第二天不知為何竟沒再想退出的事。Giten有一種很沈著穩定的能量,好像事情就該如此的運作。即使我的內在如慌亂的小動物,團體一開始一切就沈澱下來了。

      我們每天會在身體不同的區域工作。早上先從舞蹈開始,然後做一些身體的移動與練習來進入當天所需要工作的區域。接著就會與夥伴針對這個區域交換呼吸個案。目的是將身體各個容易儲存壓力與創傷的地方釋放開來。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年前,我逃離了幾近瘋狂的家前往普那,在奧修社區找回純真與愛。今年初,我再度前往普那,回味真愛滋味,卻無意中撞見了自己的潛意識。

兩次前往奧修社區,都是動了念頭,資金足了就前往。沒有課程表,不曾詳細計畫,沒有預設立場;沒有地圖,沒有隨行同伴,也未預訂住宿。我任憑生命之流推著我,帶著一口破英文,迎向未知的旅程。六年前,我在維塔.馬諾的「情緒釋放工作坊」裡找回純真與愛,今年初,我在荷瑪與穆多的「譚崔工作坊」裡,首度與潛意識底層的悲傷、恐懼正面相遇。奇怪的是,雖然沒有特別的計畫,但是自從去年以來,我陸續接觸的都是譚崔有關的事物。奧祕之書,譚崔經驗,譚崔工作坊……開始踏入譚崔的門檻,慢慢瞭解譚崔的堂奧。譚崔的精神,以目前粗淺的瞭解,若要我用簡單的幾個字形容,就是「接納與包容」。接納一切,包容一切,對生命說是。

說起來簡單,做到卻很難。難,不是難在它真的很難。難是難在我們已習於「難」。對於顯而易見的真理,我們視若無睹;對於簡而易行的事物,我們嗤之以鼻。我們的制約與惡習──我們的心鎖,導致了心盲。「譚崔」像是一帖古老醫藥,幫助我們重見光明;又像是一串神祕鑰匙,幫助我們打開重重心鎖。它讓整個沉重而死寂的生命,重新燃燒而鮮活起來。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顧我自己接觸頭薦骨療法的經過,似乎和我自己接觸身心靈的歷程相互呼應,從懷疑→經驗→執著於經驗→放下經驗→深入本質。

從第一次到奧修花園,就有分別幾個朋友不約而同地向我推薦頭薦骨共振療法,當時我對一切靈性體驗仍抱持觀察和懷疑的態度,而且我的目標很單一,對其他的課程並沒有什麼多大的興趣,所以當時對頭薦骨大概就是一種不置可否,聽聽就過去了。後來上了許多課,認識了不少身心靈圈的朋友,越來越多人提到這個課程,甚至認為非常適合我,可是我的興趣仍舊比較在探索自己,對於所謂的「療法」,也就是某種助人專業,依然抱持著不置可否的態度。

個案的體驗,神祕的經驗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愛中覺醒」團體課程的體驗之夜,桑巴博(Sambhavo)說了一個故事,應該是說他轉述了奧修(Osho)說的故事,然後我現在再轉述桑巴博轉述的故事,當然,得省略他現場生動演說的無法言喻的部分。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隻懷孕的母獅,她需要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將小獅生下。原本她選定一個山頭,卻瞧見對面的山頭比較適合待產。於是她想,或許還有機會「咻」一下飛躍過去,但沒想到就在那幾秒,就在半空中,小獅就跑出來了。然後好死不死的,他掉入一群羊中,然後好活不活的,正有一隻剛生育完的母羊,有無數泌著奶的乳頭……小獅睜開眼睛,學著旁邊的小羊開始吸吮起來。母羊疑惑,這款生得怎麼差這麼多?係金ㄟ嗎?後來,羊群中最有智慧的老羊出來說話了:「想太多,羊生到哪裡還是羊啦!」於是,羊群將獅當做羊,獅也就學著「ㄇ~ㄟ」叫,還吃著草過活呢。但是年輕的獅子心裡總是覺得怪怪的,隱隱覺得有什麼東西不對勁。

同一片草原,有一隻經歷無數征戰的老獅,他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他該看的風景都看了,該殺的戮也都幹了,現在則是帶著好奇心,好好迎接死亡的片刻了。他伸了懶腰,放眼望去,一群乖順的綿羊在前面的草原低頭吃草……古人寫得好啊,風吹草低見……獅與羊?咦,怎麼可能,其中有一隻不是牛也不是羊,好眼熟,他可不是、可不是一頭獅嗎?老獅心裡一驚,一頭獅子在跟其他綿羊ㄇ~ㄟ~ㄇ~ㄟ吃草,這是何等嚴重的事情,他不能看著這樣的情景死去。於是他做了一下暖身,準備起跑衝向羊群。原本乖順吃草的羊群看見獅子來了,紛紛驚慌地ㄇ~ㄟ~ㄇ~ㄟ叫,四散逃去,他叼起了同樣在ㄇ~ㄟ的年輕獅子,把他啣回湖邊。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1年底曾經參加桑巴博(Sambhavo)的團體課程「內在男人與內在女人」,當時覺得非常的困惑,因為練習的過程我一直覺得挖著那些讓我心痛的問題非常地辛苦,非常地痛,讓我想馬上逃開,可是已經來到這裡了,能逃到那兒去呢?
後來我又約了Sambhavo的開放式個案。個案中我一股腦地丟出了一堆我和當時類男友的種種問題,甚至像是在跟心理治療師抱怨般,他非常耐心的傾聽,偶爾他回答的方式非常直接,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也因此看到了自己對親密關係帶著非常強烈的羞愧,很慶幸的是他的回應並未餵養我的羞愧感,後來他向我說明了一些即便彼此相愛的伴侶也可能在關係中傷害彼此的情況以及原因,讓我對於類男友諸多「好意」行為的反感有了個解答。對我而言,這個團體+個案似乎不再是要搞清楚那些男人到底在想什麼,反而是讓我更明白我深層的感受,還有我真正渴望的是什麼,他沒有直接告訴我答案,但是在討論的過程當中我對於層層制約底下真實的自己與渴望越來越清晰。
2012年底花園再次邀請Sambhavo來台灣帶領團體,逃避譚崔課程的我本來也打算裝忙,最後一刻毅然決然地拋下生日的老爸,殺到遠見領袖中心參加「穿越關係的迷霧」座談會。我不是不愛老爸,而是我相信愛自己,為自己做一件事情才是老爸樂見的,他也非常支持我地贊助了計程車費!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荷瑪與穆多(Homa與Mukto)第一次來台灣時,我對他們兩人毫無認識,我帶著未知的感覺來到團體。當團體一開始,Homa開始簡單談話,我馬上感受到一種在家的感覺。所謂在家的感覺是指有我鍾愛的奧修師父的能量。我是個能量工作者,我對能量是很敏感的。我很容易可以從老門徒身上感受或接受奧修師父的能量。對我個人而言,這是最珍貴的禮物。
  在團體開始之後,我才瞭解到,Homa與Mukto其實也是能量工作者。我很高興我來對團體了。因為我可以從他們兩人的談話中,感覺到平凡的字語卻隱藏極大的能量傳遞著。而且,我也發現,他們的心是如此的美麗與偉大,他們兩人在答覆我們的問題時,在個人議題上給予的愛與覺知與能量,是超過我們所提出的。 這真的是很美的。他們的愛是如此的豐富,毫無保留的分享給我們。

       我想要強調一件事,那就是,在團體中Homa 與 Mukto所教我們的練習,看似簡單容易,但是如果我們可以很全然的去做練習,我發現,會有很多能量及覺知發生。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譯完荷瑪與穆多(Homa and Mukto)的團體後,某些東西被觸動了。不到三個月,我衝到普那(Pune),又是一趟不在計畫中的旅行,為了參加他們的譚崔團體。之前的譚崔團體經驗讓我有點害怕,因為我的不安全感完全被啟動。但是基於對他們的信任,以及對於探索自己的渴望,我決定再次嘗試。

  從團體的第一天到最後,他們的廣大的愛的能量場讓我沒有一刻感受到不安全。即使這是個龐大的團體,我還是感覺到被很細緻的支持著。這樣的安全感,讓我從第一天就開始進入內在強大劇烈的轉化。我的頭腦不能明白,這些看似沒什麼的練習,為什麼會讓我全身感到不對勁。我的胸口悶漲,胃部翻攪,而眼淚不停的留,在那些頭腦無法明白的練習裡,有些東西開始流動。而在這樣的安全感裡,我多年來的盔甲崩解了,那些為了害怕受傷的而建立起來的堡壘坍塌了。因為愛開始流動,這些本來不屬於我的只能離開。回想起來,那是個滿恐怖的過程。那多年來我認為是我的,保護著我的,在一瞬間溶化釋放時,我感到巨大的恐懼,那種失控的感覺我從來沒有體驗過。但是荷瑪與穆多(Homa and Mukto)就只是在我身旁,輕輕的靜靜的陪著,告訴我說:Kaveesha可以是脆弱的,Kaveesha不需要一直都是完美的……我明白這是個意義重大的釋放,那些讓我無法真正去愛的,是時候可以放掉了。

  荷瑪與穆多(Homa and Mukto)的帶領讓整個團體在心輪的愛裡卸下武裝。參與者的敞開與真實面對自己的勇氣讓我感動。我們常常覺得這譚崔團體怎麼好像是創傷療癒團體。但是當能量流動時舊有的創傷往往會被揭露出來。而唯有療癒它們我們才能在生命中真正的往前,有所突破。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年前,我逃離了幾近瘋狂的家前往普那,在奧修社區找回純真與愛。今年初,我再度前往普那,回味真愛滋味,卻無意中撞見了自己的潛意識。

兩次前往奧修社區,都是動了念頭,資金足了就前往。沒有課程表,不曾詳細計畫,沒有預設立場;沒有地圖,沒有隨行同伴,也未預訂住宿。我任憑生命之流推著我,帶著一口破英文,迎向未知的旅程。六年前,我在維塔.馬諾的「情緒釋放工作坊」裡找回純真與愛,今年初,我在荷瑪與穆多的「譚崔工作坊」裡,首度與潛意識底層的悲傷、恐懼正面相遇。奇怪的是,雖然沒有特別的計畫,但是自從去年以來,我陸續接觸的都是譚崔有關的事物。奧祕之書,譚崔經驗,譚崔工作坊……開始踏入譚崔的門檻,慢慢瞭解譚崔的堂奧。譚崔的精神,以目前粗淺的瞭解,若要我用簡單的幾個字形容,就是「接納與包容」。接納一切,包容一切,對生命說是。

說起來簡單,做到卻很難。難,不是難在它真的很難。難是難在我們已習於「難」。對於顯而易見的真理,我們視若無睹;對於簡而易行的事物,我們嗤之以鼻。我們的制約與惡習──我們的心鎖,導致了心盲。「譚崔」像是一帖古老醫藥,幫助我們重見光明;又像是一串神祕鑰匙,幫助我們打開重重心鎖。它讓整個沉重而死寂的生命,重新燃燒而鮮活起來。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參加「原始再生」時,我問自己我為何要參加這課程,我已經花費這麼多金錢與時間在參加團體探索內在,我渴望能時時刻刻活在當下,但內在似乎總是有某個東西卡住似的,讓我困在過去與未來之中,迷失在頭腦的故事裡。

  在與帶領者Bela面談的過程裡,她問我,我快樂嗎?我回答有時候很快樂,但心裡浮現的感受是很多時候總感覺有種莫名的空虛讓我不由自主想往外找去抓取什麼,過程裡我像小女孩般傷心的痛哭,某個意識層次我看著自己,很意外我居然可以哭成這樣。於是我決定讓自己試試看「呼吸能量」課程,再決定要不要上原始再生。

  在「呼吸能量」課程裡,每次情緒釋放的練習時,我總是睡著或處在半睡半醒中,我以為我沒有什麼情緒需要釋放,但在最後一天的下午,我終於來到那個點,隔壁的人的呻吟聲觸動了我內在最深的壓抑,像把鑰匙打開了那扇情緒之門,我才發覺原來我多麼控制我自己,壓抑著與批判自己的情緒。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年的夏天,我回到台灣,加入了「呼吸能量」與「原始再生」的工作坊。當時因為自己也在內地帶領工作坊,希望能加強自己的能量,以及被「原始再生」中的一句話「有益於日後提供更深刻的服務內涵」所吸引,就這樣我被「驅使」的進入團體。因為抱著一種看熱鬧的心態,所以一開始做深度呼吸釋放時,除了連結到性能量,並沒有太多感覺,甚至覺得挺無聊的……不過就是呼吸嘛……一直不斷重複的呼吸讓我無趣到睡著……但一切的發生都不是偶然,這是我之後才明白的。

  最後一天最後一次的呼吸 練習,忽然有個聲音說,既然已經是最後一次了,就好好閉上眼睛,全然的呼吸吧!就這樣,我完全投入到呼吸中,忽然間,彷彿一扇門開啟了,那是一條通往深不見底的洞……當時的我真的沒想到它會進入的那麼深……那麼深,所有曾經被我壓抑下去的感覺全部回來了……我記起了一切,那些關於無盡的空虛、恐懼、匱乏、憤怒、悲傷……通通回來了。我驚呆了……我以為自己早已走出那些不愉快的事件,卻沒想到,那些我不曾全然面對的黑暗情緒,一直被我隱藏在我的身體裡。透過多次深度的呼吸,他們回來了,我憶起了……一切我不願再想起的感受。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腹部如此怕冷,那裡壓抑下去太多太多我以為早已釋懷的情緒記憶。

  就這樣,在兩個課程銜接的那兩天,我被這些情緒吞噬了,感到極度的不安與恐懼,好冰冷,我的身體在顫抖,全身都很不舒服。我好害怕……很想逃走……但是,卻有一個聲音那麼的清楚,我要回去,不管再害怕再恐懼,我都要回去。我要去找「她」,那個被嚇呆的小孩,她一直都在等待著我。我從未如此清晰,我告訴自己,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進入,回去找「她」。那個被遺棄、被恐懼與空虛充滿的「我」。就這樣,抱著顫抖的身軀,我進入了「原始再生」。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當我要參加荷瑪與穆多(Homa & Mukto)的團體之前,我總是「準備好」很多問題……

  「準備」的意思是,就像大部分的人,我覺得生命中真的是有很多問題需要去跨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團體一開始,我就突然一個問題也沒有了。這種情況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突然在團體裡,我必須要絞盡腦汁,才能想到一個問題來爭取他們的注意力。哈!

  我的「非常問題」不是自動煙消雲散,就是化成非常簡單卻又直指核心的回答。而在團體中,剩下的是非常大的信任、敞開的心,還有全然又天真的每一個當下。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民國998月後是我人生一大大轉變。因為接觸了那娃妮塔Navanita帶領的課程,讓我人生有了很大的改變,因那是我第一次與自己的身體連結上,真正感覺到「她」的存在,甚至才真正了解自己的身體,對「她」誤解很多……這對於學護理出身的我有很大的發現,對於人體的奧妙結構有了更多得認識,打破我以前所學的。我甚至第一次開始可以聽到「她」對我的對話……也開始感覺到我身體的變化了……真的是非常奇妙! 很難用言語來形容她的課程,需要自己來親身體驗,對我來說重點是上過Navanita的課後從此讓我可以連結到我身體了!

在課堂中由於Navanita帶領,我認識了我身體,聯結到我的器官;心、胃、椎、手、腳等可以深深感覺到她們與她們在一起共舞,身體會和我對話。我發現找到某些姿勢和方法來緩解身上的不舒適,學到利用其它身體部位來支持它!甚至第一次發現我身體找到一些支持身體的方法&讓她舒服的姿勢,真的是非常大的發現呀!且對於長期經痛吃了近十年止痛藥的我,在此次課堂中第一次可以與她共存對話,而沒有吃止痛藥。才知道身體常對我說話,但我都誤解她忽略她呀!~

其中還有一次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連結到我的手和腳。她們與我說話;我終於注意到「她們」了。她們陪伴我這麼多年,幫我完成了多少事,陪我走過無數的地方,但我都完全乎略她們,沒感覺到她們的存在而這次也深深連結到這份情感與感動,讓我自然而然有很大的情緒宣洩出來。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始治療讓我真正的第一次感覺到這麼深入到我的內在。真正去了解我的生命歷程。之前我有很多的問題,在原始治療進行的時候我真正的比較清楚的回到幼兒時期,我看到那些生命歷程是我以前都完全不知道的。我不能說非常清楚,但我已經知道我整個生命歷程的輪廓,就是我一直在經驗一些類似的東西,我了解到我需要一些東西一些幫助一些看見。不要一直陷入在同一個遊戲裡面,而我以前從來沒有這麼清楚的經歷看見過。

實際上你進入團體的時候的想法很重要;你有沒有真的要面對?進入內在每個人都有很多的恐懼,尤其是當你進入另外一個故事,進入故事的開頭,每個人的防禦都很強。一般人的防禦是非常自動的,有治療師帶領你會知道怎麼去打破它,之後只要攜帶那個技巧,平常你就可以做,這個技巧幫助你回到內在去看,只要有勇氣你可以進入的很深,治療過程中我回溯到我一生中未曾出現在記憶層面的經驗。有兩個很大的傷害是我用我很大的生命去保護讓我不去記得,這讓我了解到我的生命為什麼一直重複的應對,我們了解人格的應對都在玩同樣的遊戲之後,就會改變。你要改變它,不是靠著頭腦,而是知道說你現在是這樣,你就是它。後面靜心的品質也是重要的。Leader也告訴我上完課後也要靜心觀照,一深入後,我把我幾十年防衛的東西都空出來,以前我從來不知道我已經防衛那麼多年,之後我的內心沒辦法承受那個衝擊,那個痛對我來講太深了。在那幾天的時間,我的整個世界都翻轉過來,全部大翻轉。而且轉到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因為之後我反而覺得非常的痛,因為看到太多以前從來不知道的東西。

做完原始治療後一定要馬上繼續靜心,你沒有辦法接受,因為跟你認識的自己是很不一樣的。每個人在參與的過程有沒有用心投入非常的重要。沒有團體的時候我一直也都在看,花了那些錢我知道我要改變,但那是用什麼來療癒?我也不知道;我就是願意嘗試。改變生命對我來講是比錢還要大,是否有強烈的動機去改變自己,我覺得這個才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參加呼吸訓練對我來說是場心靈旅程的冒險,我不知道我會經歷什麼樣的過程?會如何經歷?有些戰戰兢兢,有些惶恐不安。我不知如何面對內在的創傷?對我來說,過去的包袱太重,難以負荷。家庭會傷人!

  以為家人是會給予愛和支持,但是期待落空,非常失望!對父母有很多的期待和依賴。但是父母也有他們的創傷、困難、障礙和生活背景,當了解發生,就放下了。

  接受父母原來的樣子,孩子無法改變父母,為自己的生命負責,而不是一直責怪父母,責怪別人。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參與完頭薦骨共振1~ 4階課程後,有一種~哇!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新體驗。

本來只是想體驗一階看看了解一下什麼是頭薦骨共振,接觸後確讓我有一種「無法自拔」的一直想探索下去終於逐漸深深了解到「它」是什麼了!曾經自以為它只是工作在頭部(就手放在頭上就醬喔!)原來它可以作用在全身部位,而且它是可以那麼的自然用雙手去聆聽。觸覺感知。視覺。能量等與身體共振來感覺到它的變化, 甚至還可以聽到身體在和你說話呢!很多是你無法用頭腦來思索它的發生, 對於學護理出身的我更讓我打開新的領域,重新又認識人體最深處的奧祕。

它非常神奇又美好的地方在於,可以用最自然又溫和的方法來療癒我們人體和內在最重要的是它讓我深刻體驗了解到什麼才是真正的「在」,處在當下的每一刻,每當再回到課程時都有一種享受當下發生的自然美&放鬆。我的頭腦不自覺會慢慢的被丟到一旁去了!同時我學習到怎樣練習讓自己更「在」的處在當下與自己的身體做連結, 而我也從中學習到連結自己的身體感知, 才能更清楚的知道一定要先了解照顧好自己, 才能去照顧好別人的需要, 這也是我最大的收穫之一呀!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能量海洋─能量體的探索與療癒(Intuition,Sensitivity and Energy)-分享者:Habiba

課程帶領者:巫帕迪(Upadhi)

  對一個學習傳統西醫背景的人來說,提到「能量」,我的直接反應是:「啥?!妳說啥?」畢竟,西醫是項科學,是必須要能實驗、印證的。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的火焰」(The flame of the heart)分享者:Deva Shama

帶領者:巫帕迪(Upadhi)

  每一次,做「OPH〔Osho Prana Healing〕能量調和」的靜心時,最後的Metapana階段總是讓我淚流滿面……在前面幾個充電、敞開的階段之後,最後將靜心喚起的愛與宇宙分享。上巫帕迪的「心的火焰」工作坊時,第一個晚上做的「OPH能量調和」的靜心也是如此。

  第二天一早,我覺得我整個人已經處在心的這個空間了,因為感覺心口有許多淚水。然後,上課時,巫帕迪說,心的呼吸就是給予與接納,她要我們想一想,我們是容易給予的人,還是容易接納的人?而當我們在給予的時候,是帶著祈求回報的心態?還是操控?或是恐懼?恐懼什麼?我們對什麼樣的人比較容易給予?陌生人、朋友、家人?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