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舞蹈 / 靜心分享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次團體收獲好多,想要趕快記錄下來。去年上那娃妮塔(Navanita)的課時,也是一樣有許多的感受與學習,但是因為Navanita的團體一直都是體驗式的,所以要用文字語言去記述是很不容易的。然而對我來說,善用頭腦的功能,用它來做句點整合,這會像是錨一樣,能將我所有的經驗確實紮根進入我的系統。這也是Navanita說的,我們不是要砍掉這顆頭,而是要善用它。

我不是一座孤島

上過許多的團體,通常休息時我很少會想要跟同學廝混,總是覺得需要有自己的空間。我傾向單獨,自己消化,比較少與人交流。身為一個「九型人格」五號人來說,「空間」一直是我企求的,但我往往無意識地讓自己在人群中淹沒,然後再用不恰當的方式想要贏回自己的空間。我總是需要「準備」好自己才能跟一群人吃飯,而聚會還不到一半,我的電池就已經用完了。但是「胚胎的舞蹈」團體則不然,每一餐我都是與團體其他學員一起用餐,而且是自然而然,毫不費力,結束後也不會覺得筋疲力竭。我想這是因為走過一次胚胎的歷程之後,我內在的系統記起了一些事情,關於單獨的細胞,也關於社群細胞,我記起了自己天生即有的內在空間與界線,也因此,我可以與自己相處,處在人群之中也不會有被淹沒的感覺,過去跟別人在一起容易出現的距離感不那麼強了。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is is your path." Navanita told me.
每次到跟舞蹈有關的靜心場合,總是期待可以狂放地延展肢體,跳掉腦袋、發洩積壓在身體裡的情緒。今天我也期待痠疼、飆汗,期待精疲力竭時的放空。以上完全低估了那娃妮塔(Navanita)帶來的禮物。
首先她提出脊椎是人體中軸,是帶領我們身體律動的主體。我們要時時刻刻回到脊椎讓她移動,讓身體的智慧出來。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約十五年前,我開始接觸那娃妮塔(Navanita)的課程。

當時的我還處在不懂得放鬆的狀態,對生命靈性的開發以及打開自己的重要性也一無所知。這些年來,透過那娃妮塔以及蘇菲旋轉,開始真正享受透過移動身體和身體連結的喜悅。
以往的自己,一直專注在發展頭腦,而忘記身體的智慧。如今,我深深體會到,和自己在一起,就是和身體在一起,然後就很自然地可以感受到一種純然的愛,同時也能讓愛更流動地分享出去。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醒來,有種活不下去的感覺。靈魂在黑暗中呼喊著,這世界到底適合我生存嗎?從小生在一個充滿批判的家庭裡,在我企圖找尋自己的路途時,總要我負責長輩們的擔心,受到各種的批評論斷,這樣不對,那樣不孝順……慢慢地,我看見自己原本勇敢的心萎縮了,每當我想振翅高飛時,內在總出現批評與恐懼的聲音,內在充滿了罪惡感,因為我讓別人失望了,我做的不好,我做的不對,我不應該生氣,我不能……我清楚地看見這樣的輪迴在我的家庭和我的生命裡不斷上演……
前一陣子,姊姊說她因為我的事情跟媽媽大小聲,這是她長大到四十幾歲第一次這樣做,我聽了之後為她感到深深難過,她是個儒家與慈濟思想的人,對長輩畢恭畢敬的她,整個靈魂與身體非常僵硬,然而她寧可當孝女,也不願有任何情緒。甚至,連她學內觀,也是學著更加內觀到自己的情緒,進而控制自己的情緒,甚至以此批判任何不好的情緒。儒家出身的觀照,始終來自道德教條的框架。她每次沒有動力,想嘗試走出自己的方向時,家裡的人總是擔心與反對,於是她會很糾結,只有我會鼓勵她,就去找自己的路吧~不要為了迎合別人的擔心,也不要感到罪惡感。人生的路是自己在走的。
我以前常想,我的家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崇尚倫理道德的家庭不是應該有好報的嗎?為什麼我們這些小孩,這麼不快樂?三個都曾經嘗試自殺,也飽受憂鬱症之苦?我明白我的家庭有很大的問題,然而信佛教的家庭是不允許看見真相的,凡事以和為貴,任何事情都不能說破,也不允許有情緒產生,人與人之間就這麼帶著信佛面霜虛假的對待著。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re is so much meganifason near the ocean.  Wave is coming , wave is coming.

靠近海的那個地方,景色是如此壯麗。海浪一波波湧來,一波波湧來……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這是密勒日巴在淡水奧修花園音樂會的最後一首歌,如此多的愛開始灑落……然後我就開始在海浪中漂浮、漂浮,參加了二天的靜心課程,和最後一天他分享與奧修同在的故事與美麗的音樂,啊,真的是一種十分深刻寧靜與狂喜的經驗,從未在我參加過的其他課程中發生過。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學們,時間不多了,大家趕快拿著自己的筆記本,將這幾段文字仔細抄寫下來,我們才好繼續進行工作坊的其他活動。要快一點,因為時間不多了。」聽著蘇地爾(Sudheer)這樣說,大家莫名感染到一種緊張,接起他給的卷子,紛紛拿起自己的本子振筆疾書,按照他說的將卷子上的文字一一抄寫下來。幾秒鐘之內我就好像回到了辦公室,發揮我慣用的嚴謹判斷的能力──也可以說是偷雞摸狗的做法──我決定漠視蘇地爾的指示,擅自刪除某些段落,只抄寫我覺得重要的部分,完全不管規定,這樣才能比較快抄完。然後,我越寫越覺得不對勁,覺得這是蘇地爾在玩弄我們的花樣,因為他要我們抄寫的段落,正是奧修某次的演講內容,說到集中焦點時人會變得狹窄、緊張,以及放鬆的重要等等。現在蘇先生要我們做的事情,正是完全相反的行徑,讓我們無法放鬆……我覺得他一定是在耍弄人,我這麼聰明,一定不要被他騙!

  「好,停,時間到。現在翻到另一個乾淨頁面,用一種放鬆的方式,把你所有的感官打開來,將外在的一切發生都收納進來,再重新抄寫一次相同的段落。這次抄寫時,記得同時去感覺你握筆的手、傾聽筆心在紙上磨蹭的聲音、外頭鳴鳴的鳥叫音。」蘇地爾要我們用不同的方式重寫一次,這一次我慢慢的抄寫,沒有想當第一的念頭了。我感覺著手指與筆的接觸面,傾聽著屋外的鳥叫人聲,遠處傳來的車流川息聲。我注意自己的呼吸,一筆一畫抄寫著文字,覺得平靜放鬆。

  「好,時間到。請大家感覺看看,這兩種書寫方式有沒有什麼不同?」他問大家。喔,原來,這是練習不是算計。由於前後兩次我的心境大不相同,便忍不住趕緊跟大家分享我的感覺。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上完娜娃妮塔(Navanita)課的第六天……..我在巷口一家頗有氣氛的咖啡廳外面的小花園坐著,剛吃完早餐……也剛移動完我的身體哈哈~

我剛剛在眾目睽睽之下,就在小花園裡跳起舞來,裡面是忙著做產品說明,打著果汁機中的某營養粉之類的某家直銷公司的認真直銷商們,因為他們包場,所以我被趕到有點炎熱的外面花園桌,沒想到適得其所,正是我現在需要的場域,有著我需要的所有元素,陽光、植物、藍天白雲,以及音樂……簡直太讚了!

所以我就跳起來了。與其說是跳舞,其實只是動我的身體,just move your body,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一次聽到「它」對我說話。

  「你不需要做什麼,我是健康的。」在Navanita引導的整合活動時,我聽到我的身體對我說。

  過去,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傾聽身體的聲音。應該說,我跟我的身體不大熟。在外商上班的那十年,我極盡所能的剝削我的身體。它很支持,除了幾次小崩盤,身體都選擇我休假的時候才生病。兩年半前,「它」抗議了。我的身心徹底崩盤,而我也因此被迫徹底的離開職場。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分享者: Kavi

在大學的時候開始對靜心感到好奇,參加了靜心的短期課程。 靜心的老師傳授了很多技巧,包括注視燭光,呼吸 …等等, 但都是靜靜的坐著。 那時我完全坐不住,眼睛一閉上就快要瘋掉。  八週的課去了兩次就嚇跑了。

多年後開始參加成長課程,踏上內在的旅程。 誤打誤撞嘗試了奧修的靜心技巧。 舞動,亂語甚至發瘋都是靜心技巧的一部份。我第一次品嘗到在允許自己狂亂後可以獲得的寧靜。 而我從四肢僵化症變成了愛上舞蹈。 

文章標籤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開始,頭腦總是盤旋著各式的疑惑與不確定,試圖依現有的線索循線了解,然後某一刻,所有努力忽然不敵神祕深淵的吸力,整個人掉下去融進去,感受無邊無際無以言喻,然後是眼淚與寂靜。

今天晚上的「奧修身旁」靜心,一開始,我們隨著白袍的音樂,漸漸卸下外在世界的牽扯,一步步往中心移動。音樂結束之後,我們坐定,開始傾聽奧修用印度文講解印度經典UpanishaUpanisha梵文的意思是坐在大師身旁,聆聽教誨。於是我耳邊聽著奧修的印語講解,眼睛看著早期奧修的講道與生活剪影。那時的他比較豐腴,比起我常見的後期樣貌很不一樣,感覺多點逼人的英氣。某些片刻,那些話語與影片直穿入心底,忽地熱流牽引淚水泌泌。

這段結束之後,進入下一個靜心階段,我們跟著引導,暫時緩緩收回原本與師父一起的能量,回到自己的身體。我感覺體內能量聚集,感覺到那能量的滿、想移與欲動。這樣的狀態,帶領者說,是一種兼具VipassanaLatihan能量質地的舞蹈。這兩者我都經驗過,但直到此時我才真切體驗回到身體廟堂的厚實舞動,才發覺原來過去如此那般輕易浮動。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奧修動態靜心            增添於20110209

 

從60年代起奧修就在帶領動態靜心,此靜心充分展現奧修融合傳統宗教法門和現代身心科學的智慧。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分享者:Prem Sada

  從小就開始接觸不同的舞蹈,但現在大部分都記不得了。

  記得第一次進舞蹈教室時,感覺有種莫名的喜悅充滿了我,心裡有種「啊!我找到了!」當時還小,不知那是什麼,只默許自己將來要當個舞者(媽媽希望我以後是老師或在銀行上班)。在學舞的過程裡我是非常非常開心的,奇怪的是每當來到排舞碼時,就開始感覺不對勁了。國中三年級時,放棄了芭蕾,在現代舞裡找到了較自由的空間,我喜歡那種自由表達的感覺。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奧修身旁」靜心分享--分享者:Deva Shama

  只知道要把這個感覺寫下來,但是不知道寫不寫得出來,因為那不是智識上的了解,雖然看了文字看了影片,感覺那是排山倒海地撼動,不,應該說是細水長流地鑽鑿。

  今天是第三次參加「奧修身旁」的靜心,每次都有不同的能量水流經過,今晚亦然,但是今晚感覺是經驗到那源頭,喔,好像也不是這樣,反正就是眼淚很滿,結束時與帶領者Satyana擁抱時著,就是滿滿的感動與感謝,沒辦法多說,只能讓給眼淚。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