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說「再生靜心治療」團體的第一個階段:

記住這個:尋回你的孩童時期。每一個人都想要重回孩童時期,但沒有一個人有任何行動。每一個人都這麼渴望著!人們說著孩童時期真是天堂,詩人持續寫出歌詠美麗童年的詩句。是誰在阻止著你這麼做?去重新回到那時候,利用這個機會重新回到你的孩童時期。

詩句不會有幫助,只是讓你一直緬懷過去的天堂沒有甚麼用。為甚麼不直接就進入呢?為什麼不再次變成孩童呢?我告訴你,如果你能夠重新變回孩童,你就能夠用一種新的方式再次長大。你將第一次這麼覺得,你將再次覺得自己是活生生的。在那個片刻你將有孩童的雙眼,孩童的五感──年輕、充滿生命的感受──整個生命都在與你一起振動。

記住,你的感受需要被蛻變。這個世界總是也已經充滿著種種狂喜感受,只有你沒有調頻進入。問題不是出在這個世界,而是在於你:你沒有調頻進入。整個世界都在舞蹈,總是在慶祝,每一個片刻都充滿歡樂。這場節慶從永恆持續到下一個永恆,只是你沒有調頻進入。你從中墜落,你非常嚴肅,什麼都知道,成熟世故。你是封閉的。丟掉這個圍住你的東西,再一次向生命之流邁進。當暴風雨來時,群樹狂舞,你也是!當夜晚來臨時,一切黑漆漆的,你也是。當太陽在早上升起時,也讓它在你裡面升起。像個孩子般地,不要想過去,就只是享受。

一個孩子絕對不會想到過去。真的,他沒有什麼過去要想。一個孩子不會去憂慮未來,他沒有時間意識。他無憂無慮地活著,總是待在當下,沒有攜帶什麼過去的東西。當他生氣時他就是生氣,然後他會氣得對他媽媽說:「我恨你。」而這不只是言語,這是真實的。真的,在那個片刻他就是全然地恨。然後在下一個片刻他從憤怒中走出來,他開始笑,然後他會親他媽媽一下並且說:「我愛你。」這兩者沒有衝突。這是兩個不同的時刻。先前他全然地恨然後現在他全然地愛。他就像一條河流一樣蜿蜒地流動。但是不論他在哪裡──無論河流在哪裡──他是全然地流動。

在這幾天,像孩子一樣地全然。如果你恨,就去恨;如果你愛,就去愛;如果你生氣,就生氣;然後如果你是歡慶的,就讓自己歡慶跳舞。不要攜帶任何的過去。在當下保持真實,不要嚮往未來。在這幾天,丟掉時間。丟掉時間!我要你不要那麼嚴肅是因為你越嚴肅,你就越有時間意識。孩子是活在永恆之中,對他來說,沒有時間,他甚至沒有覺知到它。如果你丟掉時間,這幾天會是你真正的靜心。活出當下並且保持真實。成為好玩的。這會很困難,因為你已經被牽制住了。你的周圍有一副盔甲,要軟化它是很困難的。你無法跳舞,無法歌唱,你無法就只是跳、叫、大笑或微笑。即使你想要笑,你也是要先找到某個可以讓你笑的東西。你無法只是簡單地笑。一定要出於某個原因你才能笑。一定要有某些因素你才能哭泣與流淚。

將知識丟一邊,把嚴肅放兩旁;在這幾天盡情玩耍嬉戲。沒有什麼好失去的。如果你沒有想要得到什麼東西,你將也不會失去什麼。嬉鬧玩笑會讓你有什麼損失呢?但是讓我告訴你,你因而將有所不同。

我堅持要具有遊戲般的品質是因為,我要你回到那個你停止成長的片刻。在你的孩童時期,你在某一個點就停止成長而開始變得虛假。你那時或許在發脾氣,一個小孩子耍性子發怒,然後你的爸爸或媽媽就說:「不准生氣!這樣不乖!」你本來是自然不做作的,但是一個分裂出現了,你必須做一個選擇。如果你保持天生自然,你就得不到父母親的愛。在這幾天,我要把你丟回到你開始「學乖」的點,不再是自然天生的那個點。讓自己遊戲玩耍,這樣你就重回了孩童時期。這樣會很困難是因為你必須放掉你的面具,你的面子,你將要把你的人格放在一旁。但是要記住,本質唯有在人格退下時才會伸張它自己。因為你的人格已經變成了一種監禁。將它放在一旁。那會很痛苦但那是值得的,因為你將要從中再次出生。而沒有一種重生是不痛苦的。如果你決心要讓自己重生,就冒險吧!(奧修Osho,摘自:Meditation: The First and Last Freedom

相關資訊:

「再生靜心治療團體」(Born Again),2013518-24日,是個連續七天,每天兩個小時的治療團體。第一階段,允許自己再次像個天真孩子般的去玩耍、自然的表達情感,再次與自己那與生俱來的玩耍品質連結;第二階段,閉上眼睛靜坐,讓所有的能量和覺察回到內在,就只是單純的待在你的中心,保持觀照。

帶領者:蘇地爾Sudheer

報名請洽奧修花園:02-2805-7959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