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底曾經參加桑巴博(Sambhavo)的團體課程「內在男人與內在女人」,當時覺得非常的困惑,因為練習的過程我一直覺得挖著那些讓我心痛的問題非常地辛苦,非常地痛,讓我想馬上逃開,可是已經來到這裡了,能逃到那兒去呢?
後來我又約了Sambhavo的開放式個案。個案中我一股腦地丟出了一堆我和當時類男友的種種問題,甚至像是在跟心理治療師抱怨般,他非常耐心的傾聽,偶爾他回答的方式非常直接,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也因此看到了自己對親密關係帶著非常強烈的羞愧,很慶幸的是他的回應並未餵養我的羞愧感,後來他向我說明了一些即便彼此相愛的伴侶也可能在關係中傷害彼此的情況以及原因,讓我對於類男友諸多「好意」行為的反感有了個解答。對我而言,這個團體+個案似乎不再是要搞清楚那些男人到底在想什麼,反而是讓我更明白我深層的感受,還有我真正渴望的是什麼,他沒有直接告訴我答案,但是在討論的過程當中我對於層層制約底下真實的自己與渴望越來越清晰。
2012年底花園再次邀請Sambhavo來台灣帶領團體,逃避譚崔課程的我本來也打算裝忙,最後一刻毅然決然地拋下生日的老爸,殺到遠見領袖中心參加「穿越關係的迷霧」座談會。我不是不愛老爸,而是我相信愛自己,為自己做一件事情才是老爸樂見的,他也非常支持我地贊助了計程車費!
座談會我們舞蹈並做了一個小練習,兩個夥伴非常的不一樣,都是女性,在她們身上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一些狀況,非常感謝這兩次美麗的互動。回到家時,原本有一堆瑣事等待著我清理,我卻累到連妝也沒卸就睡著了,半夜因為第二脈輪劇痛而驚醒,早上洗了很久的熱水澡才逐漸紓緩。之後和幾個為子宮肌瘤所苦的友人談論著一些瑣事,我突然脆弱地開始掉淚,也不是為了什麼單一事件。每天我都扮演這兩個角色,強悍目標為中心的男人處理著生活上的需求,回到家面對自己和父母時,柔軟傾聽包容的女人偶爾會出現一下,撫慰疲憊的身心。我看到讓自己內在那剛烈的男人去擁抱內在那脆弱無比的女人多麼不容易,但也可能因為這樣的信念,讓他們無法和解,現實生活中才一直上演著這樣的劇碼。
後來決定參加Sambhavo「改變,從愛自己開始」的團體。奧修花園的園丁們在兩年相處下來,感受到本人內在判官比史特龍電影裡面的角色還狠,因此建議我參加這個團體,終於承認這件事情的我早上準備殺到淡水前,不小心扯到架子上的Aura Soma平衡油,驚慌中我看到20號瓶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板上,撿起來發現沒有破,但泡泡滿滿,這星星小孩瓶是由粉紅色與藍色組成,象徵著男人女人,同時對應的塔羅牌是審判。我感到非常抱歉地把判官放回架上,匆匆出門。
這個團體對我而言相當激烈,並非是兩天早晨的動態靜心,而是我的第二脈輪已經腫脹了幾十年,每分每秒我都帶著父母對我的批判在呼吸、在生活,我看到了自己多麼放不下他們的權威地位和打著愛我旗幟的傷害,我無法真正承認這些事件對我造成多大的影響,這樣的束縛中我持續受苦,因此反映在我身體上,連續數月的排毒清理,我某種程度上準備好要探索這一塊,終於在一次團體中我可以嘶吼,咆嘯我心中那個恨透自己想要殺死自己的判官,我不單只是不認同自己的價值,我痛恨我自己,我鄙視我自己,我習慣甚至享受傷害貶低自己,我唾棄自己,我想要掐死自己,也因為如此認同了這加害者的角色,我不時以這樣的方式對待身邊的人,這樣的批判能量主宰我第二脈輪的健康好多年了,終於在這個團體中,我放下它(的一部分),我也找到了停止施暴者與受害者模式的方法,邁向愛自己的路。(分享學員 Revati)


相關課程資訊:

*「在愛中覺醒」體驗之夜

時間:2012年12月11日(二)19:30-21:30

費用:350元/人,欲參加者敬請事先報名02-2805-7959

*「在愛中覺醒」工作坊

時間:2012年12月14-16日三個全天

地點:淡水奧修花園02-2805-7959,此課程有人數限制,敬請提早報名。


**帶領人: 桑巴博(Sambhavo)簡介
桑巴博熱愛風箏衝浪,同時擁有臨床心理學博士資格,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治療師。他曾在義大利的佛羅倫斯大學與波隆那大學擔任教師與研究員。很年輕的時候就對於人類潛能與自我探索深感熱情,而深受靜心與心理學的吸引;熟悉各種自我探索的技巧與治療。從事助人工作已有20年的經驗,桑巴博受過許多專業治療訓練包括:StrategicShort-TermTherapy,創傷(身心治療)TraumaResolution (SomaticExperiencing),團體動能GroupDynamic,生物動能Bioenergetics,性創傷治療SexualTrauma,原始治療,譚崔Tantra,A.H.F,Path of Love.他現在是一位奧修治療師,在印度普那社區與世界各地帶領團體。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