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了解一些事情。首先,有必要知道,從一個科學家的觀點,整個太陽系因太陽而誕生。月亮、火星、木星以及其他的行星;包括這個地球都是太陽有機的一部份。慢慢地,地球上開始有了生命––從植物到人類。人是這個地球有機的一部分;地球是太陽有機的一部分。就像是母親有一個女兒,這個女兒也有一個女兒,三個人都流著相同的血脈。她們的身體裡有類似的細胞。科學家用「共感」這兩個字,意思是共享敏感性。這些從同一個源頭誕生出來的東西共享著某種內在的經驗地球從太陽中出生,我們的身體在地球上出生,從遠處看,太陽是我們的曾祖父母。任何發生在太陽上的事情都會震動著我們的細胞。一定會如此,因為我們的細胞全都來自太陽。太陽看起來離我們很遠,但是並不太遠。我們血液中的每一個元素,骨頭裡的每一個粒子都活在太陽的原子裡。我們是太陽的一部份,難怪我們的生命會受太陽影響。太陽與我們之間有一種共感度。如果我們正確地了解這個共感,就能夠進入占星學的一個向度。

 昨天我跟你說到雙胞胎;把同卵雙胞胎放在不同的房間裡,能夠做一些共感的實驗。最近這五十年來已經進行了許多這樣的實驗。雙胞胎被放在不同的房間裡,當鈴聲響的時候,要求他們寫下或畫出他們對鈴響的第一個想法。這樣重複二十次,結果令人相當驚訝:雙胞胎畫出來百分之九十的東西都很類似。一個孩子對鈴響所製造出來思緒的流動,用字或畫表達的思緒,其相似性的經驗,科學家把它解釋為共感。雙胞胎之間因為震動頻率相似而有許多相似性。在這兩個孩子的內在有一個內在的溝通或對話在某些未知的頻道上流動著。太陽與地球之間也有類似如此的交流橋樑。同樣地,地球與人之間也存在著交流的橋樑。所以,有一個持續性的交流存在人、地球與太陽之間。但是這個交流非常奧秘;內在且細微。讓我們也試著有些了解。美國有一個研究中心,是有名的樹齡研究中心。如果你砍斷一棵樹,從砍斷的表面你會看到圈圈的數目。設計優美的木製家具,其木紋就是來自這些圈圈。這個研究中心已經花費了近五十年的時間,在這些圈圈的結構上下工夫。道格拉斯教授,中心的主管,花了他大部分的生命研究它們且發現一些事實。通常,我們都知道,數一數這些圈圈的數目就知道樹的年齡。每一年樹都會長出一個新的圈圈;每一年樹裡面會多出新的一層。但是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圈圈也顯示了特定年份會有什麼樣的季節。如果那一季比較熱或比較濕,圈圈的結構就會寬些。如果季節冷且乾,圈圈就不會那麼寬。從此可知什麼時候曾經有大雨,什麼時候旱災,什麼季節非常冷。如果佛陀說過某一年下了大量的雨,他坐在下面的菩提樹會確認其真實性。佛陀可能會說錯,但是這棵樹不會。樹的圈圈會比較寬或比較瘦,顯示出某特定年份的季節型態。當道格拉斯教授進行他的研究時,發現到另一個他料想不到,遠超越任何東西的結論。他觀察到,每十一年的圈圈都會稍微寬一些––而太陽每第十一年的核能放射性最強;太陽變得較活躍。就像是太陽有一個週期性的韻律,然後它的放射性來到最極至。這一年,樹會形成一個較寬的圈圈––不只是一個森林、一個地方或一個國家,而是全球所有的樹有相似的行為以保護自己免於強烈的放射性。為了保護太陽所釋放出來過度的能量,樹每十一年會長出較厚的皮。因為這個現象,科學家創造了一個新詞:「全球氣候」。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季節:有的地方下雨,另一個地方很冷,別的地方很熱;而這個全球氣候的概念以前從來沒有過。所以,歸因於這第十一年的影響,道格拉斯教授創造了「全球氣候」這個專有名詞。當我們可能還沒有察覺到的同時,樹木已經察覺。第十一年之後年輪的寬度就漸漸縮小,五年之後寬度再度增加,直到第十一年。如果樹敏感到能夠如此小心的紀錄太陽這個事件的發生,那麼會不在人類的頭腦裡也有相同的層次……人類的身體會不可能對太陽的活動有細緻的敏感度而使精神受到漣漪嗎?截至目前為止,科學家還無法清楚地找出任何在人類身體上的影響––但是,似乎不可能身體沒有這種活動的紀錄。
    
占星學就是探索宇宙中任何地方所發生的事件,影響人類的可能性。但是研究人類的身體並不容易,因為他不能像樹一樣從中間切開。要切開一個人是一件非常纖細且危險的事件。況且人類有頭腦,紀錄事件的發生並非由身體而是頭腦執行。樹沒有這種頭腦,所以它的身體必須紀錄這些發生的事件。還有一點也值得一提。就像太陽每十一年有放射性爆發一樣,太陽每九十年還有另一個類似的週期性。這是最近才被發現的,但這是科學的事實,就像每十一年的週期一樣令人訝異。占星學並沒有談及此,但是我告訴你,從科學的態度幫助你更容易了解占星學。有一個每九十年的循環已經被注意到,而且這個故事令人相當驚訝。四千年前,一個埃及法老要他的科學家紀錄尼羅河水增減的頻率。尼羅河是世界上唯一有四千年「傳記」的河流。記錄著河水甚至每一吋的水位增減。這個紀錄從法老時期的四千年開始,直到今天。「法老」是埃及帝王的名稱,埃及語的意思是:太陽。埃及相信太陽與尼羅河之間一直有溝通存在。這個法老,太陽的信徒,宣佈要保持尼羅河完整的紀錄。他們說:「現在我們對太陽一無所知,但是總有一天會知道,這個紀錄將會有用處。」因此,四千年來尼羅河的每一事件都被紀錄下來:水位的增加、什麼時候有洪水、什麼時候沒有……有一個埃及學者Tasman,編製了它的歷史。有些法老時期不知道的事情現在都知道了,而且他把尼羅河所發生的每一事件都拿來跟太陽的事件比對。九十年的週期性已經清楚地指出與太陽上面的發生有關。這些事件跟我們所說的生與死相當類似。

 用這個角度來看:太陽的前四十五年是年輕的,之後的四十五年開始衰退老化。有四十五年的時間,能量流入太陽裡面,使太陽處於年輕的顛峰。四十五年之後,就像人類的內在一般,進入能量的倒退期。九十年之後太陽就變得非常老了。後四十五年期間,地球會遭受地震的打擊。地震跟這九十年週期有關。第九十年的結束,太陽再度年輕起來。

 這是非常重要的週期事件。太陽有這麼重要的變動在發生著,很自然地地球也遭受到震撼。當一個像地球這麼大的身體都會因為太陽的改變而遭受地震的震盪,人類一個小小的身體怎麼可能不受影響呢?這就是占星學一直尋找的問題。他們說,人類的身體不可能不受影響。生在太陽成長的四十五年年輕期間的孩子,不可思議的健康。但是生在太陽衰退期的四十五年期間的孩子,不能說是健康的。生在太陽衰退期的小孩,他們的狀況就像是一艘航向東方的船卻遇上西風一般––需要用力划槳。風帆派不上用場,所以舵手得辛苦工作。就像是在逆流中游泳。太陽是整個太陽系生命力的源頭。所以任何時候當太陽處於衰退期,任何有朝氣的人都一定要逆流而上。他必須歷經巨大的艱難。當太陽處於上坡狀態,整個太陽系都充滿能量且往上朝向顛峰。那個時候出生的人就如同順風航行的船。不需要費力;不需要划槳,也不需要轉舵。只需要開啟帆,就能夠順風而行。這是地球上流行病最少的時期。當太陽處於下坡狀態,疾病的數目達到最高點。所以地球上有四十五年的時間處於疾病上升期,然後另四十五年減少,依此類推。四千年來,從尼羅河的歷史紀錄中顯示,太陽年輕期的四十五年中,水流量是在增加當中。當太陽處於下坡狀態,尼羅河的水位會掉下來,水流量也減弱緩慢下來。
    
人不是孤島,他是整體的一部份。即使是人類所做出來最好的錶,也無法精確地顯示地球的運轉。地球花了二十三小時五十六分鐘繞地軸自轉一週。基於這個週期的基礎,我們把一天分成二十四小時。直到現在,地球的自轉還從來沒有多一秒或少一秒過。然而因為我們還不曾有完全精確的工具研究這個現象,所以我們只是粗略的估計。但是當太陽完成九十年的週期時,會再度調整一個新的週期,地球上的時鐘就會受到衝擊。當太陽處於放射性上升的時候,在它的十一年週期之間,地球的時鐘也會受到打擾。任何時候當地球受到這種外力的影響之下,它的內在週期就會受到打擾。任何新的宇宙影響力,像星星、隕石或是彗星經過地球的附近也會打擾它。在宇宙的度量上,天空中很遠很遠的東西其實是非常地近,因為每一樣東西都以一種看不見的形式互相連結著。總之,用我們的語言表達這個現象的能力是非常無力的,因為當我們說一顆星星稍微靠近我們的太陽時,我們會用一般一個人接近另一個人的感受來認知這件事。然而,這些距離是非常巨大的;即使是宇宙物體之間距離上些微的改變,地軸就會受到打擾––雖然我們一點也感覺不到。干擾地球需要巨大的力量。即使是地球上一英吋的移動,也需要巨大的宇宙體經過它的軌道附近。當這些巨大的宇宙體經過地球附近,它們也經過我們附近。當地球受到震撼時,不可能生長在它上面的樹不受到震撼。不可能生活在它上面,走在它上面的人類不受到震盪。不可能,每一樣東西都受到震盪,但是這個震動非常細微,人類沒有儀器能夠測量。

 現在縱使我們有這麼敏銳的電子儀器,能夠測量出千分之一秒之間的振動。但是依然無法測出人類受到影響的振動。我們到現在為止還未做出任何此類測量的儀器。人是一種非常細緻的生物,而且他必須如此,否則會很難活在這個地球上。如果他感受或是察覺到一天二十四小時圍繞在他周圍影響他的能量,他會活不下去。我們能夠活下去是因為我們沒有察覺到我們週遭所發生的每一件事。

還有另一個原理。這個原理就是:我們無法覺知到某種特定限度以上或以下的影響。我們經驗的範圍是有限的。例如,假設我們測量身體的溫度,以華氏九十八度為最低點,一百一十度為最高點,顯示我們活在這十一度之間。如果溫度降到太低於九十八度,我們會死亡,如果衝上一百一十度之上我們也會死亡。但是你認為宇宙的溫度範圍限度只有這十二度嗎?人類活在這十二度的範圍限制之內––超出這個範圍之外,我們就會死。人類活在某種所謂的平衡之中。他必須在九十八到一百一十度之間起伏。同樣地,每一樣東西都有平衡。我正在對你說話,你也聽得到我說的話。如果我用一種非常低的音調說話,超過某個點,你將會聽不到我的聲音。這你能夠了解,但是你無法想像,有一種更高的音度,超出那個點你也聽不到。很難想像巨大的噪音也可能會聽不見。科學家說,我們有一個特定的聽力範圍,在這之上或之下,我們什麼也聽不到。所有我們週遭巨大的轟隆聲正在發生著,但是我們聽不到。如果有星星崩解或新的星球誕生,會在地球週遭製造出巨大無比的轟隆聲。如果我們聽得到那些聲音,當聽到的那一刻,我們就變耳聾了。但是我們被保護著,因為我們的耳朵聽不到那些聲音。我們聽不到某特定分貝之下或之上的聲音;我們只聽到特定範圍之內的聲音。甚至嗅覺也有限度。所有人類的感官都在一個特定的範圍內運作。例如,狗比你還能夠聞出更多的東西。牠的嗅覺度比較寬廣,所以聞得到我們聞不到的東西。我們聽不到的,馬聽得到。馬的聽覺與嗅覺更敏銳。馬能夠聞得到一哩半之外的獅子。牠會立刻停下來,我們卻不知道為什麼。牠的嗅覺很厲害。但是如果你有這麼強的嗅覺;聞得到瀰漫在你四周的味道,你會瘋掉。人類被包圍在某種囊膜之內––他有其限制。當你打開收音機,你會收聽到許多電台。但是你認為這些音樂只是在你打開收音機時才開始響的嗎?不論你是否打開收音機,這個音樂與演講的廣播電波一直都在空中流動著。但是只有當你打開收音機時,才聽得到。就在這個房間裡,全世界所有廣播電台的電波都在不斷地流動著,但是只有當你打開收音機的時候才聽得到它們。即使沒有打開收音機,那些廣播電波也一直都在,但是你聽不到。這個世界上,我們的週遭有許多聲音經過。有很大的爆裂聲。我們聽不到,但是我們無法免於它的影響。我們被所有這些噪音所影響––每一條神經、每一個心跳、每一跟肌肉。這些噪音在我們不覺知的情況下發生著。我們聞不出來的東西也影響著我們。如果那些味道裡有病菌,我們就會生病。from 奧修Hidden Mysteries》)
  

相關課程:

*「Aura-Soma與本質占星」(The Aura-Soma Colour System ® and Essential Astrology),2015/02/27(五)-03/01(日)。

治療師簡介:

  桑穆卓Samudro(靈性彩油國際色彩治療學院教師),之前名為薩羅佛拉(Sarovara),於1960年出生在英國,並於1986年起成為一位治療師,現今則廣泛的在世界各地旅行著,從1993年起每年都會拜訪台灣。在靜心與治療工作已有超過15年的經驗,他的專攻是靈性彩油顏色系統、脈輪能量工作、重生技巧及前世今生。1980年成為奧修大師門徒,曾在奧修多元大學(靜心及靈性治療大學)、靈性彩油國際色彩治療學院接受訓練。  

enery reading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