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性不是一個死的結束,而是一個至高無上的結果。它就像一條流動的河:沿岸的風景每天都在改變,樹木的排列每天都在變化,會經過新的岩石和山丘,會看見新的月亮和星星。我們昨天知道一切,到了今天就不見了。在這個至高無上的經驗當中,一個人永遠不可能說「我已經到達了」或是「我已經知道了。」或是「我已經完全知道所要知道的東西了。」如果有人那樣說,那麼他就根本還未到達。一個人只是進入那個經驗當中,他沒有到達終點,因為它是無窮無盡的。如果有人進入大海之中,他可以說他已經進入了,那麼海岸就消失了,但是他永遠不能說他已經遇見了大海--因為永遠找不到新的海岸,而且每一個地方,整個四周都只有大海。
  所以一個宗教之人不能寫下關於他到達和成就的訊息。他只能說舊的已經不在那裡了,而現在發生的一切,每個片刻,每一天都改變。因為如此,它是不斷地在更新的。去說明天將會像什麼是不可能的,因為昨天的一切都不是今天的,而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慢慢地在崩裂。這個每一個片刻都在更新自己,永遠都不會變得呆滯的無窮生機,就是宗教性的經驗。我們無法用任何努力去達到它,我們也無法完全達到它。
  所以任何說他已經達成的人就是從來沒有達成。但是說他繼續不斷地達成,每天都達成更多,但永遠無法完全達成,或是說當他完全達成時他會講出來,或是說他覺得整體仍然保持未被達成,這樣的人才是真正達成的人。真理一直都保持需要被知道,不過一個人會覺得它已經被知道了,因此我們的語言在表達時都會產生錯誤和扭曲。那些帶著一個目標來生活的人--很多人都這樣做--永遠不會達成。
  最近有人來找我,他問我說他是否應該成為門徒。我告訴他:「只要你還想問是否應該成為門徒,那就不要成為門徒,因為這時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這個門徒身份不是自動發生的。門徒身份不是去取得的,它無法被拿走。有一天它會來到你身上,然後突然間你會了解到你就是一個門徒,你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你了。」然後他告訴我有很多人正在「取得」門徒的身份。
  對我而言,可以用意志去取得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可以被磨損的宗教性的宗教性是虛假的,一個人試著去成就的宗教性也是虛假的。生命、死亡、恨、暴力、不悅、痛苦焦慮--所有這些都不是我們去取得的,它們是自己來的。讓我們完全地活過它們,在那個經驗當中,在那個全然地活過當中,就會有超越開始產生。
  我們活得越全然,我們就越會發現自己變得更進步更超越了。它大概就像掉入河中正要被淹死的人,如果他試著救他自己,他或許會被淹死。如果他正在沉下去,那麼就讓他完全沉下去。如果他完全不試著去游泳,那麼在到達底部之後,他會發現他已經開始向上浮起來了。準備好要被淹死的人會被拯救,而怕被淹死的人,去掙扎的人,則確定會被淹死。死人漂浮在水面上,而活人沉下去。屍體漂浮的技巧在於它什麼也沒做,所以它能夠保持在水面上。
  所以我像屍體一樣地來到水面上,我不為它做任何事,我也不知道我要到哪裡去。我既不知道今天要到哪裡去,也沒有要到哪裡去的問題。現在,任何我到達的地方就是我的目標,我到達哪裡,哪裡就是我必須到達的地方。現在沒有目標,現在沒有任何東西要達成,現在沒有找尋。但是這一切的發生並不是出於任何轉變,也就是說我從來沒有轉彎,也沒有個事件可以說成是導致那個爆發的原因,許多事件集體合作--然後它就發生了。
  宗教在這個世界上已經變成了一侗大騙局,因為人們說它是可以被採用的。任何可以被採用的東西都不會比我們來得更偉大。因為畢竟是「我」去採用它的,不是嗎?而如果「我」採用它,那麼它怎麼能比我更偉大或比我更完美呢?當它來的時候,「我們」無法在那裡掌握它。它只有在「我們」消失的時候才會到來。不論我們稱它為什麼--稱它為真理,或是神,或是開悟--唯有在那個空的片刻,它才會降臨。
  任何接收到它的人都會覺得那是神的恩典。這樣說是因為它是無法藉由自己的努力來獲得的。但這也不代表它純粹是出自神的恩典,不過事情看起來即是如此,因為在我們這邊並沒有努力。(奧修Osho, 《無邊無際》)

奧修花園近期門徒慶典活動:

2012/3/21(三)19:30-21:30,「奧修成道日+ 門徒點化慶祝」,欣友(Shunyo)與馬可(Marco)帶領

報名方式:請事先報名,請來電、來信或於奧修花園臉書發訊息,告知姓名、電話與email。
奧修花園:02-2805-7959,
osho@oshogarden.org

    全站熱搜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