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崔說:不要用力奮鬥或游泳,只要放開來,在生命的河流裡漂浮。但是根據經驗顯示,現代講求速度和科技發達的城市生活產生出經常性的身體以及心理緊張和努力,對於這種現代的城市生活,譚崔的態度是怎麼樣?避免不必要的努力不好嗎?

奧修的回答:
  人生一直都是如此,不管它是現代的或是原始的。緊張存在,焦慮也存在,客體會改變,但人還是保持一樣,兩千年以前你用牛車,現在你開汽車,但是那個駕駛者還是一樣,牛車已經改變了,現在事情已經不一樣,你開汽車,但是那個駕駛者還是一樣。以前他擔心他的牛車,對他的牛車緊張,而現在你擔心你的車,對你的車緊張,客體改變了,但頭腦還是保持一樣。
  所以不要以為是因為現代生活的緣故,你才變得焦慮。那是因為你,而不是因為現代生活,你在任何地方,在任何形態的文明之下都會焦慮。你到一個村莊去住幾天,住兩、三天,剛開始的時候你會覺得很好,因為即使是疾病也需要重新調整,在三天之內你就會去適應那個村莊,之後焦慮就會開始出現,煩惱就會再度被感覺到,現在那個原因是不一樣了,但你是一樣的。
  有時候你可能會因為城市的交通和噪音而受到打擾,你或許會說:因為有太多的交通和噪音而晚上睡不著。然後你去到一個村莊,你將會因為那裡沒有交通、沒有噪音而睡不著,但是你將必須回來,因為村莊看起來是死的、無趣的、沒有生命的。
  人們一直在跟我講這樣的感覺,我叫一個朋友去卡希米爾,去帕阿爾貢,他回來說在那裡生活很無趣,說那裡沒有生命。你可以享受那些山丘和山谷一兩天,然後你就會無聊,他一直來這裡告訴我說城市生活使他緊張,而現在他說那些小山變得很無聊,因此他開始想回家。
  問題出在你身上,卡希米爾將不會有任何幫助。並不是孟買、倫敦、或紐約打擾你,那是你!並不是倫敦創造了你,而是你創造了倫敦。問題不在於交通、噪音、瘋狂的匆忙,這些是你創造出來的,是你和其他像你的人創造出來的。看!那個原因在你裡面。並不是因為噪音你才變得緊張,噪音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你是緊張的,而你沒有噪音就活不下去,所以它會在那裡,你需要它,你不能夠沒有它而過活。在村莊裡,人們在受苦,他們想要去孟買、紐約或倫敦,但是一旦他們有了機會,他們就逃開了,我聽一些人一直在談論優美的鄉村生活,但是他們從來不去生活在那裡。他們從來不去生活在那裡,他們只是談論它。
  是誰阻止你?為什麼你不去?到森林去,是誰阻止你去?你將不會喜歡它,你無法喜歡它,目前你會喜歡它幾天,因為那是一個改變,然後呢?然後你將會覺得無聊,你會發現它很無趣,你會想逃離那個地方。
  城市生活是由你瘋狂的頭腦所創造出來的,並不是因為這些城市你才變得瘋狂,這些城市是由你瘋狂的頭腦所創造出來的,它們是為你創造出來的,它們是為你而存在的。否則這些城市將無法消失,它們必須保持,它們是你的副產品。記住一件事:每當你覺得某件事是錯的,首先在你自己裡面找出那個原因,不要到任何地方去找,一百次裡面有九十九次,你會在你自己裡面找到那個原因,而如果你在你裡面找到那個原因,一百次裡面有九十九次,那第一百個原因將會自己消失。
  你是任何發生在你自己身上事情的原因,你就是那個原因,而世界只是一面鏡子,但是在其他地方找到原因總是比較安慰的,因為,如此一來你就不會覺得罪惡感,你就不會覺得自我譴責。你總是可以指出說原因在這裡,而除非這個原因改變,「我怎麼能夠改變?」你可以藉著這種說法來逃避,這是一個詭計,所以你的頭腦總是繼續將原因投射到其他某一個地方。太太是因為先生而煩惱,母親是因為小孩子而煩惱,小孩子是因為父親而煩惱,每一個人都是因為其他某人而煩惱,而每一個人都一直認為那個原因存在於外面。
  木拉那斯魯丁經過一條街,時間已經是傍晚了,黑幕正在低垂,突然間他覺知到那條街道是空的,沒有交通,因此他變得害怕,有一群人向他走來,而他正在閱讀關於土匪、強盜、謀殺者的書,所以他心生恐懼,他開始顫抖,他思考,他投射說現在這些謀殺者和土匪正在來臨,而他們一定會殺死他,所以,要如何逃開他們?他向四周望了一下。
  那裡有一塊墓地,所以他跳過那塊墓地的牆,那裡有一座已經做好的墳墓,所以他想,在墳墓裡面裝死一定會比較好,他們會覺得他已經死了,所以不需要再殺他。
  所以木拉躺下來。那一群人只是一個結婚的行列,但是他們看到這個人在顫抖和害怕,所以他們也變得害怕而懷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們想:「他似乎做了什麼虧心事而躲在這裡。」所以整個行列都停下來,他們跳過那道牆,木拉變得更害怕,他們走近,然後問他:「你在這裡幹什麼?你為什麼躺在墳墓裡?」木拉說:「你在問一個很困難的問題,我在這裡是因為你們,而你們在這裡是因為我。」
  這種事到處都在發生,你的煩惱是因為其他某一個人,而他的煩惱是因為你,周圍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你創造出來的,都是你投射的,然後你變得害怕、驚嚇,而且努力去防衛,然後就產生痛苦、挫折、衝突、沮喪和抗爭。
  整個事情都是愚蠢的,而它將會保持這樣,除非你改變你的態度。首先,一定要在你裡面找到原因。交通的噪音怎麼能夠打擾你?它怎麼能夠?如果你反對它,它將會打擾。如果你的態度認為它會打擾,它就會打擾,但是如果你接受它,如果你讓它發生而不要有任何反應,那麼你或許甚至可以開始享受它,它有它自己的調子、自己的音樂,你從來沒有聽過它,但是那並不意味著它沒有它自己的音樂。哪一天,忘掉你自己,然後注意聽交通的噪音,只要注重聽,不要帶進你的態度說這是打擾的、這是不好的。不要帶進你的態度!只要注意聽那個調子!在開始的時候,它將會聽起來很混亂,那是因為頭腦的緣故,如果你完全放鬆,遲早每一樣東西都會進入和諧的整體,即使是交通的噪音也會變成音樂,你可以享受它,你可以按照它的調子來跳舞,它依你而定。
  除非你認為什麼東西會打擾,否則沒有什麼東西會打擾。比方說,有很多事情擾亂著人類,因為我們的觀念說它們會打擾。當觀念改變,事情還是保持一樣,但是它們就變得不會打擾。比方說,手淫擾亂了整個世界,就在半個世紀以前,整個世界都被手淫所打擾,每一個老師、每一個父親、每一個母親、每一個小孩子,都受到打擾,在廣大無知的世界裡,那個打猶還是存在,然後生理學家和心理學家發現手淫不會擾亂任何人,它是自然的,它沒有什麼不對,它絕對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古老的教導說:如果你發瘋,那是因為手淫的緣故。
  每一件事都被壓下來,都被說成手淫,而每一個小孩多多少少都有在做它,每一個男孩都有在做它,所以每一個男孩都會害怕,他在做它,而他害怕,如此一來他會發瘋,他會變得較差,他會變得古怪,他會生病,而他的生命就會被浪費掉,但是他不能夠抗拒,他必須去做它。這些觀念進入頭腦而產生效應,它們影響他,因為這樣,有很多人發瘋,有很多人保持比較差,有很多人保持愚蠢,而它根本沒有什麼關係。
  現代的科學、現代的研究說它是健康的,醫學說那是好的,因為男孩在十三、四歲,或是女孩在十二、三歲時就變得性成熟,如果他們的本性被允許的話,他們就必須馬上結婚,他們已經準備好要生育,然而文明的需要強迫他們要保持不結婚至少十年或更多,但是醫學說,從十四歲到二十歲,這六年是性慾最強的,男孩的性慾永遠不會再像這六年當中那麼強,他的能量在沸騰,整個身體都準備要爆炸而進入性,但是社會說不,不應該允許能量移動,然而,能量在移動,而小孩子毫無辦法。因為有那個哲學圍繞著他,所以任何他所做的事都會受到影響,他會覺得他在做錯事,他會覺得罪惡感,而那個罪惡感將會像影子一樣地跟隨著,有很多疾病會因為那個觀念而發生,而不是因為那個行為而發生。
  醫學說那是健康的,因為它解除了不必要的能量,如果不這樣的話,那個不必要的能量會產生問題,所以它是健康的。現在,那些非常瞭解生理學的國家,尤其是美國、英國和其他高度發展的西方國家,他們在倡導手淫,現在有教小孩子的影片,告訴他們如何手淫,而每一位老師遲早都會教導如何正確地手淫,他們說它是健康的,而那些認為它是健康的人,他們對它就會覺得很健康。
  我不認為它健康,也不認為它不健康,這是觀念問題。如果它是健康的,而這個觀念被延伸開來,那麼它就變成健康的,現在,在西方,他們不但說手淫從來不會對任何人的智力產生不良的影響,反而是智力比較好的人才更會手淫,他們這樣說是有理由的,因為即使一個男孩發現手淫也是一個聰明的象徵:他找出一個方法。
  社會關閉了結婚之門,而自然卻把能量逼出來,聰明的人會找出一個方法,而不聰明的人會被堵塞,他找不出方法。現在,根據報告顯示,那些手淫的男孩更聰明,如果這個觀念被散播開來——這個觀念一定會存在,遲早整個世界都會有這個觀念,那麼手淫將會是健康的,而你將會從手淫得到一種舒服安寧的感覺。
  現在,每一個父母親都害怕,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年輕的時候做了些什麼,當他的小孩到了同樣的年紀,他就變得害怕,他開始向四處看,看看他的小孩在做什麼,他會害怕,如果他抓到小孩在手淫,他就會懲罰他,但是新的知識說不要懲罰小孩子,不!相反地,要去教他,如果他不手淫,那麼要去找醫生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對,如果這種知識被廣為散播,那麼這種事就會發生。
  但這兩者都是意見(與實質有別),兩者都是意見:當小孩手淫的時候,他在那個片刻是很容易接受暗示的,因為當性能量被釋放出來,他就變得很脆弱、心靈敞開、很有彈性,而他的頭腦是寧靜的,任何觀念在那個片刻被放進去都會有它的影響,所以如果你告訴他:「你將會因為它而生病。」那麼他就會覺得生病了。如果你告訴他:「你將會因為它而健康。」那麼他就會變健康。如果你告訴他:「如果你這樣做,那麼你一生都會變愚笨。」那麼他將會保持是一個愚笨的人。如果你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聰明的象徵。」那麼他或許會發展出一個較高的智商,你只是在一個非常脆弱的片刻把某一件事建議給他,然後任何你所想的就開始發生。
  據說,佛陀曾經說過:每一個思想都會變成實際的,所以要覺知。如果你認為交通的噪音會打擾你,那麼它就會打擾你,因為你準備被打擾。如果你認為家庭生活是一個枷鎖,那麼它對你就會成為一個枷鎖,因為是你準備好要這樣。如果你認為貧窮將會幫助你解放,那麼它將會幫助。最終而言,是你在創造你周圍的世界,任何你所想的都會變成你周圍的生物圈,變成那個氣氛,而你就存在於它裡面。
  譚崔說,要記住這個因果關係,它一直都在你裡面,如果你知道這個,那麼你就不會引起任何東西,如果你知道這個,你就不會為你自己引起任何東西,當某人沒有引起任何東西,他就解放了,那麼他也不會痛苦,也不會喜樂。喜樂是你創造出來的,痛苦也是你創造出來的,你可以把你的痛苦改變成喜樂,因為它是你的創造。
  解放的人或成道的人既不會痛苦,也不會喜樂,因為他已經停止在他的周圍引起任何東西,他只是存在!那就是為什麼佛陀從來不說成道的人是喜樂的。每當有人問他:「告訴我們一些關於'超越之人'的事情,他是否處於完美的喜樂之中?」佛陀的就笑著說:「不要問,我只能說他不會痛苦,我不能夠說更多。他不會痛苦,這就是我所能說的。」
  為什麼要那麼堅持在那個負面的?因為佛陀知道。當你知道你是你痛苦的起因,那麼你也會知道,喜樂也是由你引起的,那麼一個人就會停止去引起任何東西,那就是涅槃。停止在你周圍引起任何東西,那麼你就只是存在,沒有痛苦,也沒有快樂。如果你能夠瞭解,唯有如此才是喜樂。沒有痛苦,也沒有喜樂,因為如果有喜樂,那麼就一定有痛苦——你仍然在引起某些事情。如果你能夠引起喜樂,那麼你就能夠引起痛苦,而你也將會對喜樂感到無聊。
  你能夠忍受多久?你曾經想過嗎?二十四小時都處於喜樂之中,你能夠忍受嗎?你會去找能夠教你再度變痛苦的老師。如果世界變成喜樂的,我無法想像不會有任何老師,將會有很多老師,因為這樣的話,人們將需要痛苦,將需要某人來告訴他們要如何再度變痛苦,為了要換換口味。痛苦之後再回到喜樂,那麼你對喜樂就會感覺更多,因為唯有如此,你才能夠對它感覺更多,唯有當你失去它的時候,你才能夠對它感覺更多。
  老師將會存在!現在他們在教如何變得喜樂,然後他們將要教如何變痛苦,如何嘗到地獄的滋味,有一些改變是有幫助的、健康的。
  你就是那個起因,當你知道你生活在裡面的世界是由你引起的,你就成道了,那麼你就不會引起它,它就消失了。交通將會繼續、噪音將會存在、每一樣東西都會按照它現在的樣子存在,但是你將不會在那裡,因為你將會跟起因一起消失。

 

相關課程資訊:

*「譚崔系列」荷瑪與穆多體驗日,時間:2014年11月18日(二)19:30-21:30

費用:500/人,欲參加者敬請事先報名02-2805-7959

*「心的煉金術」工作坊,時間:2014年11月19(晚上開始)-23日,四天半

地點:淡水奧修花園,報名請電02-2805-7959 

*「愛,性能量與靜心」工作坊,時間:2014年11月26(晚上開始)-11月30日,四天半

 地點:淡水奧修花園,報名請電02-2805-7959

 

 **帶領人: 荷瑪與穆多(Homa & Mukto)簡介

 荷瑪與穆多在過去三十多年來潛心研究人類本質與臨在的藝術。在神秘家奧修獨特而深遠的教導帶領下,他們探索了人類內在的奧秘,同時與這個廣大又美麗的外在世界保持連結,並將探險的品質帶入日常生活裡。多年密集的西方治療訓練加上東方的靜心技巧使塑造出他們獨特的工作風格: 充滿活力而影響深遠;著重與當下片刻的連結。 幫助人們將更多空間與自發性帶入日常生活中。在友善,尊重與真誠的空間裡,荷瑪與穆多幫助了許多人處理不同的生命議題。目前他們的工作主要在歐洲,亞洲與南美洲,提供個人與企業訓練;關於關係,力量,愛,性能量與靜心。 每年的十一月到一月份,他們在印度普那奧修靜心社區帶領訓練與工作坊。2007年開始,他們在巴西海岸邊成立了Osheanic International中心,提供世界各地的靜心者與熱愛生命的朋友一個交流的空間。Osheanic是他們的家,也是一個提供許多訓練, 工作坊與活動的地方。

blogbanner b1      

 

創作者介紹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