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我自己接觸頭薦骨療法的經過,似乎和我自己接觸身心靈的歷程相互呼應,從懷疑→經驗→執著於經驗→放下經驗→深入本質。

從第一次到奧修花園,就有分別幾個朋友不約而同地向我推薦頭薦骨共振療法,當時我對一切靈性體驗仍抱持觀察和懷疑的態度,而且我的目標很單一,對其他的課程並沒有什麼多大的興趣,所以當時對頭薦骨大概就是一種不置可否,聽聽就過去了。後來上了許多課,認識了不少身心靈圈的朋友,越來越多人提到這個課程,甚至認為非常適合我,可是我的興趣仍舊比較在探索自己,對於所謂的「療法」,也就是某種助人專業,依然抱持著不置可否的態度。

個案的體驗,神祕的經驗

不過因緣際會,2012年初,剛好幸運地排到了欽騰(Chintan)的個案,當時只是純粹地想要放鬆一下。第一次的個案經驗對我來說毫無所感,因為彼時的我因為工作非常勞碌,身體在不斷的加班和時差轉換中逐漸凋零,儘管個案前我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去體驗,但還是從頭昏睡到最後。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踏下療程床時,意外地感覺到身體變得異常的輕盈。那次個案結束後,欽騰希望我半年後再約一次個案,但當時我並沒有覺得這個療程有多了不起。

半年後的個案,因為當時我已經決定了離職,身心狀態開始慢慢轉變,這一次我才真正感受到某些神祕經驗。那一次的個案中,我始終保持著一種清醒、但深沉的意識狀態,還記得欽騰當時用了顳骨手位,這個手位開始沒有多久,我就覺得身體慢慢下沉、變得扁平,然後慢慢向兩側延展開來。接著,兩側往回收縮,回到正常的身體感,隨即向頭頂和腳底的方向拉長,我當下其實知道我的身體並沒有真的延伸,可是放在療程床上的手臂,甚至感受到因為身體延長而和床單間產生的摩擦感。在後來的薦骨手位,我的身體界限慢慢消失,彷彿和大地融為一體,墜入無垠深沉的宇宙。

深入到療癒的本質

有了這樣的神祕經驗,我才真正對頭薦骨療法產生探索的好奇,也接著陸續完成了六階的課程。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足夠的能量敏感度,所以一開始我並不期望在課程練習中能感覺到什麼,可是非常奇妙的是,從第一階開始,手感就源源不絕而來,而且都能和個案完成後的分享互相比對,對我來說,這是非常奇妙的體驗,我迫切地想要一直體驗、一直學習這些手感的含意。然後說也奇怪,從第三階開始,我的手感完全消失了,對我來說,這樣的神奇體驗才剛開始沒多久,我希望能夠有更多、更美妙的體驗,於是我增加個案練習的份量,希望可以藉著練習讓手感回復,但它卻一直沒有回來。我甚至在課堂上問了欽騰這件事,他認為這可能是感知方式的轉換期,新的感知方法還沒成熟,舊的已先退場,所以會暫時地沒有任何手感。於是我抱持著耐心繼續練習,雖然手感還是沒有回來,但慢慢的,這些練習的經驗開始改變我的想法,我發現,儘管我「聽」不到個案身體傳來的訊息,也總是不確定何時該轉換手位,或轉到哪一個手位,可是對於個案事後的分享來看,療癒仍舊確實地發生了。於是我更深入這個療癒的本質,我意識到,執行師的臨在品質才是根源,也是這個療法的基礎,而這也是欽騰非常強調,卻容易被忽略的地方。手感太奇妙,容易吸引我們太多的注意,但紮根、臨在,才是決定療癒發生的關鍵。有了這樣的理解,在之後的個案練習中,我開始不因為沒手感而感到困擾,反而把注意力更放在紮根、臨在,更深入到療癒的本質之中。

放開執著,邁向心智圓熟

在第五階課程一開始,欽騰要我們各抽出一張奧修禪卡,我抽到的是「執著於過去」,欽騰看了之後要我再抽一張,我的第二張抽出了「心智圓熟」。 我瞭解到,這不只是頭薦骨,這正是我的歷程,而且可能是很多人的歷程。從一開始接觸身心靈,我就常在不同的靜心中經驗到一些超脫的、深沉的、狂喜的神祕經驗,這些經驗緊緊抓住了我,我迫切地希望再度經驗,或是經驗到不同靜心中的神祕經驗,但更深入到這些經驗的本質之後,我慢慢體悟到這只是求道路旁的風景、花草,它只是一個過程,並不是目的。放開這些執著,才能邁向心智圓熟的境界。

欽騰正是這樣一位已臻心智圓熟境界的帶領者,從他的教導中可以看出,真正重要的不是手位,而是療癒的本質,他所帶領的頭薦骨系統,讓我們有機會去反思什麼是生命的根源、什麼是共振、什麼是中立,他不只是侷限在對病痛的問題解決,而是從更寬廣的角度去看待我們該如何活出來。作為一個帶領者,他豐富的經驗幾乎能夠閱讀出每個個案的狀況,這對於一個學習者來說是個挖不盡的寶礦,但對我來說,他的示範不只是技巧的層面,還包括了個案和帶領者的關係,以及對於什麼是療癒的本質探索,甚至是一種靜心品質的深化。和欽騰學習頭薦骨,不只是學習技巧,事實上,在欽騰的帶領下執行頭薦骨,就是一種靜心。(分享者:Kumar)

*相關課程:

頭薦骨共振基礎訓練,2015年4月3-6日,10-13日,17-20日

帶領者欽騰簡介

欽騰(Chintan,瑞士籍),他生長於瑞士鄉間,從小浸淫在廣裘寧靜的大自然裏,深知什麼是自然的平衡狀態。他喜歡親近土地、植物,喜歡在天地之間悠然散步。

欽騰早期是一位農業科學家,之後開始接觸身體工作,他從事身體工作的治療及教學,至今已有近三十年的時間。他的專長是頭薦骨平衡Craniosacral Balancing、能量平衡Rebalancing;並嫺熟羅夫按摩Rolfing、關節釋放Joint Release…等任何與身體相關的照顧工作。

正值壯年的欽騰,在四十多歲時經醫師診斷得了癌症。在接受正統醫學治療的過程中,他充滿絕望,自我放棄。直到有一天躺在病床上時,他心中忽然生起「健康」這個念頭,因此,他連結上身體本然健康的源頭,他不再消極地等死,而是用這樣的正念搭配治療,於是,他康復的速度超乎醫師的預期。他體悟到,只要我們選擇與健康的狀態連結,不把焦點放在「生病、痛苦」之上,身體的自療力就有空間得以作用。這是他從事身體工作以來,一直抱持的信念。

他的個案在德國、希臘、臺灣、日本皆大受歡迎,時段難求。特別是在臺灣,許多從事與演藝圈相關工作的人士都非常喜歡接受欽騰的個案,因為他的溫柔充滿著力量,簡單中蘊含著豐富,因此特別吸引著這些身處高壓力、高競爭力的族群。

欽騰帶領的培訓課程,是孕育許多身體工作者的搖籃,也讓許多非專業的人學習到,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隨時照顧自己及親友的健康。

欽騰的頭  

創作者介紹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