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為什麼我們如此不會愛?
奧修:每個小孩生來就有一個人所具有的愛,甚至超過一個人所擁有的愛,所充溢著的愛,一個孩子出生就是愛,一個小孩就是用被稱為愛的材料做成的.但是父母卻不能給予愛,他們有他們自己的遺傳──他們的父母從來沒有愛過他們,父母只能裝假,他們能夠談論愛,他們會說我們非常愛你,但是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非常不愛的,他們的行為方式,他們對待孩子的方式是非常侮辱的,沒有尊重,父母沒有尊重孩子,誰曾想過要尊重一個小孩呢?一個小孩根本就沒有被人認為是一個人,一個小孩被從為是一個問題、如果他保持安靜,那麼他就是好的;如果他不是一個吵鬧的人、一個原始治療家,那就是好的;如果他不麻煩地父母,那麼更好,那就是一個孩子應該成為的樣子。
但是那兒沒有尊重,沒有愛。父母不知道愛是什麼,母親沒有愛丈夫,丈夫也沒有愛妻子,愛並不存在。控制、佔有、嫉妒,以及所有各種各樣的毒素在摧毀著愛。
愛是一朵非常脆弱的花,愛必須受保護,它必須受強化,它必須被澆灌,唯有如此它才能變得強健。孩子的愛是非常脆弱的。這是自然的,因為孩子就是脆弱的,他的身體是脆弱的。你認為孩子自己會有能力生存?只要想想人是多麼無助,如果讓孩子自己獨立,他幾乎不可能生存,他將會死。那就是愛的情形,愛被冷落,父母不能愛,他們不懂得愛是什麼,他們從不流露愛,記住你們自己的父母,記住:我不是說他們要負責,他們是受害者,就和你們一樣是受害者,他們自己的父母也是一樣,就這樣類推--你能夠推到亞當、夏娃和天父。
這看起來甚至天父也未對亞當與夏娃非常尊敬,沒有足夠的尊敬,那就是為什麼從最初他就開始命令他們「做這個」,「不要做那個」、於是他就開始了做所有父母做的一切無聊的事,「不要吃這棵樹上的水果」,當亞當吃了那水果,天父便顯出如此生氣,他將亞當和夏娃逐出了樂園。那個驅逐行動始終在那兒了,每個父母威脅要驅逐小孩,要將他扔出去,「如果你不聽話,如果你行為不檢點,你將被扔出去。」
很自然,一個小孩子便會害怕,扔出去!扔到這生命的荒野中!他便開始妥協,小孩子逐漸變成了一個扭曲的人,他開始控制了。他不想笑,但是如果母親來了,他想喝牛奶,他就笑,這就是政治,是政治手腕的起點,是政治手腕的ABC、在內心深處,他開始憎恨,因為他沒有受到尊重在內心深處,他開始感到挫折,因為原本的他沒有被愛。他被期望著去做某事,只有那樣做他才會被愛,愛有某些條件,原本的他是沒有價值的,首先他必須變得有價值,那樣父母的愛才會有可能。這樣他開始變得有價值,開始變得虛假,他失去了他內在的價值,他對自己的尊敬也逐漸地失去了,他開始感到他是沒有價值的。在孩子的頭腦中會頻繁地出現這樣的想法:「這是我真正的父母嗎?我可能是被他們領養的?可能他們在欺騙我,因為看上去沒有愛。」並且他無數次看見他們眼中的憤怒,在他們父母臉上醜陋的憤怒、父母常為很小的事情憤怒,以至於他無法看清事情的輕重比率。只為了很小的事情,他看見父母狂怒,他不能相信。這是如此不公正和不公平,但是他不得不降服,不得不屈從,不得不作為一種必須來接受、漸漸地,他的愛的能力被扼殺了。
愛,只有在愛的環境中才能成長,愛需要一個愛的環境,那是要記住的最基本的事情。只有在愛的環境中愛才會成長、它需要四周有同樣的脈動,如果母親在愛,如果父親在愛。不僅僅只是愛孩子,如果他們也相愛,如果家裏有一個愛的氛圍,愛在流動,小孩子會開始成為有愛心的人,他將不會問;「愛是什麼」,他會從一開始就知道愛,愛會成為他的基礎。
但是那並沒有發生,這是很不幸的,甚至它至今還沒有發生。而你學會了你父母的方式;他們的不斷挑剔,他們的爭執、只要繼續觀察你自己,如果你是一個女入,觀察一下,你或許在重複,幾乎確實在重複作母親過去的行為、當你和你的男朋友或你的丈夫在一起時。觀察一下。你正在做什麼?你沒有重複你母親的行為嗎?如果你是一個男人,觀察一下,你正在做什麼?你不是和你的父親一樣嗎?你不是在做他過去所做的同樣無聊的事嗎?在某一天你也曾驚訝過:「父親怎麼會做這樣的事?」而你也正在做同樣的事,人們繼續在重複著,人是模仿者,人是猴子,你正在重複著你父親或你母親的那些必須被拋棄的行為。只有那樣你才會懂得愛是什麼,否則你將會繼續腐敗。
我不能解釋愛是什麼,因為愛是沒有定義的,它像生、像死、像神、像靜心一樣,是無法定義的,它是無法定義的東西之一,我不能定義它。
第一步就是擺脫你的父母,但如此並不是意味著我對你的父母有任何的不尊敬,不,我是最不可能這樣說的,我的意思不是要擺脫你肉體上的父母。我的意思是擺脫你裏面的父母的聲音,你裏面的模式。你裏面的錄音帶,抹掉它們……如果你從你裏面的存在中擺脫你的父母,那麼你將會感到驚奇你變得自由,你將會第一次能夠感到對你父母的慈悲。否則,你將會繼續怨恨他們,每個人都怨恨他的父母。當他們做了那麼多傷害你的事後,你又怎麼能不怨恨他們呢?儘管這麼做是不自覺的、他們希望你一切都好,他們為你的幸福願做任何事情,但是他們能做什麼呢?單單願望是無濟於事的,單單好的期望,也是無濟於事的。他們是善良的希望者,那是真的,那是毋庸置疑的,每個父母都想讓孩子擁有生活中所有的快樂,但他又能做什麼呢?他本身不懂得任何快樂,他是一個機器人,自覺或不自覺地,有意或無意地,他都將創造出一種讓孩子遲早會變成一個機器人的氣氛。如果你想成為一個人而不是一部機器的話,擺脫你的父母。
你必須觀察。這是艱難的工作,費勁的工作。你不能立即做到,你必須在你的行為中非常小心,觀察著,當你的母親在那兒並影響著你時,制止它,遠離它,去做一些你母親無法想像到的完全新意的事情。
比如,你的男朋友正帶著非常賞識的眼光去看另外的一些女人時,這時觀察一下你正在做什麼,是否你同樣在做當你父親用欣賞的眼光看著另一個女人時,你母親所做過的事?如果你那樣做了,那麼你將不會懂得愛是什麼、你只是在重複著一個故事,它將只是同一個角色由不同的演員來扮演,那就是全部:同樣的腐爛了的角色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重複,不要做一個模仿者,擺脫它,做些新的事情,做些你母親無法想像的事,做些你父親無法想像的事。
這種新鮮的東西必須被帶入到你的存在中去,那麼你的愛開始流動。這樣首先最基本的就是擺脫你的父母,其次最基本的是──人們以為只是當他們發現了一個有價值的人,他們才能夠愛,胡說!你將永遠不會找到一個那樣的人,人們以為只要當他們找到一個完美的男人或一個完美的女人,他們才會愛,胡說!你將永遠找不到他們、因為完美的女人和完美的男人是不存在的,如果他們存在的話,他們也不會在意你的愛,他們將不會對你的愛感興趣。
我曾聽說有一個男人,他一輩子獨身,因為他在尋找一個完美的女人、當他七十歲的時候,有人問他:「你一直在到處旅行,從喀布爾到加德滿都,從加德滿都到果阿,從果阿到普那。你始終在尋找,難道你沒能找到一個完美的女人嗎?甚至連一個也沒找到?」
那老人變得非常悲傷,他說:「是的,有一次我碰到了一個,有一次我碰到了一個完美的女人。」那個發問者說:「那麼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們不結婚呢?」他變得非常非常傷心,他說:「怎麼辦呢?她正在尋找一個完美的男人。」
愛的流動和成長不需要完美,愛和另外一個人沒有關係,一個有愛心的人只是去愛,就象一個活著的人要呼吸、喝水、吃飯和睡覺似的,完全像一個活著的人一樣,一個有愛心的人就是要愛,你不會說;「除非那是完美的空氣,沒有被污染過的,否則我將不呼吸。」既使你在洛杉磯你還是要不停地呼吸,在孟買你也要繼續不停地呼吸,無論你在哪望,那裏空氣污染,有毒,你都要不停地呼吸,不停地呼吸,你不會因為空氣不清純你就不呼吸。如果你餓了,你就要吃點什麼東西──無論它是什麼。在沙漠中,如果你快渴死了,你會去喝任何東西,你不會要求喝可口可樂,任何東西都好,任何飲料。只要是水,甚至是髒水。
一個活著的人就會愛,愛是一個人的自然功能。
所以,第二件要記住的事:不要要求完美,否則你將不會發現有任何愛在你內心流動,相反地。你將變得非常沒有愛心,那些要求完美的人是非常沒有愛心的人,是神經過敏的人,即使他們能夠找到一個愛人或一個情人,他們也要求完美,那麼愛也會因為那個要求而被摧毀。
一旦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或者一個女人愛上一個男人,要求馬上介入,女入開始要求那個男人應該完美,只是因為他愛她,好像他犯了什麼罪!現在他必須是完美的,現在他必須突然地拋棄他的缺點,只是因為這個女人,現在他不可能是人,他不是必須變成超人,就是必須變成虛偽的、虛假的,一個騙子,自然地,成為超人是非常困難的,於是人們就成了騙子,他們開始偽裝、演戲和耍把戲,人們只是在愛的名義下耍著把戲。
記住,水遠不要要求完美,你無權向任何人要求任何東西,如果某個人愛你,你要感謝,但不要要求任何東西,因為他沒有義務愛你。如果某個人在愛,這是一個奇蹟,你會被這個奇蹟所感動。
但是人們不感動,為了一些小事,他們將摧毀所有愛的可能性、他們對愛和愛的喜樂沒有大多興趣,他們對自我的其他路途更感興趣,其他任何事情都不是重要的。
愛像你呼吸一樣是一個自然功能,當你愛一個人,不要開始提要求,否則你從一開始就關掉了那扇門。不要期望任何事,如果有某些事情來到你的面前,要懷著感激,如果沒有什麼事來臨,它不需要來,它沒有必要來臨,你也不能期待它。但是看看人們,看看他們是怎樣相互視其為當然,如果你的女人為你準備了食物.你從不感謝她,我不是說你要用言辭表達謝意,而應該用你的眼睛,但你不注意,你視其為理所當然──那是她的工作。誰跟你這麼說的?如果你的男人出去,去為你掙錢,你從不感謝他,你從未感到任何感激,那是男人應該做的,那是你的想法,愛怎樣能成長呢?愛需要一個愛的氣氛,愛需要一個感謝和感激的氣氛,愛需要一個無所要求的氛圍,一個無所期待的氛圍,這是要記住的第二件事。
第三件事是;與其想怎樣獲得愛,不如開始給予、如果你給予,你便會得到,沒有其他的辦法、人們對如何攫取和獲得更感興趣,每個人都對獲得感興趣,沒人看起來會欣賞給予,人很不情願給予,即使他們給予,他們的給予也只是為了得到,他們好像幾乎是在做生意,這是一項交易,他們總是不斷地注視著,他們應得到的比給予的多──這才是一項好的買賣,好的生意,但是別人也同樣在這麼做。
愛不是一項生意,所以不要像做生意那樣,否則你會錯過你的生命,錯過你的愛,錯過其中所有美的東西。因為所有美的東西一點也不像做生意那樣,生意是世界上最醜陋的事,是一個必要的罪惡。但是存在不知道生意,樹木開花,它不是一項生意;群星閃爍,它不是一項生意,你不必要為它付錢,也沒有人從你那裏要任何東西。一隻小鳥來了,停留在你的門前,唱了一首歌,它不會要你給它一張證書或別的什麼東西,它唱完了歌便快樂地飛走了,不留任何蹤跡,那就是愛的成長。給予,不要等待著去察看你能攫取多少。
是的,愛會來的,愛會一千倍地到來、但它是自然地到來的,它自己會來.沒有必要要它來,當你要時,它就不會再來,當你要時,你已經扼殺了它。所以給予,開始給予,開始時它比較困難,因為你的整個一生被訓練成去獲得而不是給予,開始你將必須與包裹住你的心的堅硬的盔甲作鬥爭,你的肌肉已經變硬,你的心已經成了冰,你已經變得冷淡,要開始它將是困難的。但是第一步將引導你走向下一步,漸漸地愛之河開始流動。
首先擺脫你的父母,你擺脫了你的父母你就擺脫了社會;擺脫了你的父母,你也就擺脫了文明、教育、一切──因為你的父母是所有那些事物的代表,你變成了一個個體,你第一次不再是大多數人的一部分,你擁有一個真實的獨立存在的個體,你就是你自己,這就是成長,這就是一個成人應該成為的樣子,一個成年人是一個不需要父母的人,一個成年人是能夠在單獨中享受快樂的人,他的單獨是一首歌,是一個慶祝,一個成年人是一個能獨自享受快樂的人,他的單獨不是孤單,他的獨處不是孤寂,它是靜心。他是完全不受父母的影響,而這美的地方,就是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對他的父母深懷感激。
相反的是也只有這樣的人能原諒他的父母,他對他們感到慈悲和愛,他對他們有極深的感受,因為他們以同樣的方式在受苦,他不生氣,沒有,一點兒也沒有。他也許眼裏有淚,但他不會生氣,而他會做一切來幫助他的父母趨向如此富足的單獨,如此深入的單獨。
第一件事:變成一個個體;第二件事:不要期待完美,不要請求。不要要求,愛普通人。普通人沒什麼錯,普通人是非凡的,每一個人是如此地獨特,必須要尊敬那種獨特。第三件事:給予而且是無任何條件地給予。那麼你便會懂得愛是什麼,我無法定義它,我能給你指出愛的成長之路,我能告訴你如何種下這玫瑰樹叢,如何澆灌它。如何給它養料,如何愛護它,然後有一天。出其不意地,玫瑰花開了,你的屋裏充滿芳香。愛就是這樣產生的。

相關課程:

*「呼吸能量‧原始再生」體驗之夜,2014年7月9日 19:30-21:30

*「原始再生:呼吸釋放」(Alchemy of Breath),2014/07/11(五) (晚上開始)-07/15(二)

*「原始再生:解除孩童制約」(Primal Rebirth),2014/07/18(五)(晚上開始)-07/23(三)。欲參加此團體的朋友,需先上過「原始再生:呼吸釋放」或其他相關團體課程的經驗,並視狀況先與帶領者蓓拉(Bela)進行會談。詳情請電奧修花園:02-2805-7959

帶領者簡介:蓓拉(Bela)

荷蘭籍,領有原始再生療法證書,並完成以下訓練:奧修治療師訓練─通往靜心的橋樑;奧修治療師訓練─原始治療領導訓練;奧修內在孩童共依存訓練。曾接受下列訓練並在該領域工作:家族排列,催眠,本質工作,NLP,精神病理學,阿育吠陀按摩以及夏威夷按摩。目前除了在印度普那奧修國際靜心渡假村帶領課程與個案,亦在荷蘭「嗡機構」協助帶領原始再生訓練課程。

images    

創作者介紹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