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醒來,有種活不下去的感覺。靈魂在黑暗中呼喊著,這世界到底適合我生存嗎?從小生在一個充滿批判的家庭裡,在我企圖找尋自己的路途時,總要我負責長輩們的擔心,受到各種的批評論斷,這樣不對,那樣不孝順……慢慢地,我看見自己原本勇敢的心萎縮了,每當我想振翅高飛時,內在總出現批評與恐懼的聲音,內在充滿了罪惡感,因為我讓別人失望了,我做的不好,我做的不對,我不應該生氣,我不能……我清楚地看見這樣的輪迴在我的家庭和我的生命裡不斷上演……
前一陣子,姊姊說她因為我的事情跟媽媽大小聲,這是她長大到四十幾歲第一次這樣做,我聽了之後為她感到深深難過,她是個儒家與慈濟思想的人,對長輩畢恭畢敬的她,整個靈魂與身體非常僵硬,然而她寧可當孝女,也不願有任何情緒。甚至,連她學內觀,也是學著更加內觀到自己的情緒,進而控制自己的情緒,甚至以此批判任何不好的情緒。儒家出身的觀照,始終來自道德教條的框架。她每次沒有動力,想嘗試走出自己的方向時,家裡的人總是擔心與反對,於是她會很糾結,只有我會鼓勵她,就去找自己的路吧~不要為了迎合別人的擔心,也不要感到罪惡感。人生的路是自己在走的。
我以前常想,我的家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崇尚倫理道德的家庭不是應該有好報的嗎?為什麼我們這些小孩,這麼不快樂?三個都曾經嘗試自殺,也飽受憂鬱症之苦?我明白我的家庭有很大的問題,然而信佛教的家庭是不允許看見真相的,凡事以和為貴,任何事情都不能說破,也不允許有情緒產生,人與人之間就這麼帶著信佛面霜虛假的對待著。
哥哥已經在這樣的環境中去世了,在他自殺不成的後面那幾年,是拖著病痛苦撐近十年,我清楚看見我們這些靈魂在這樣的道德教條的環境中,飽受罪惡感~靈魂之癌之苦。我依稀記得,哥哥生病時一遍又一遍的抄著佛經,問我說,這樣會不會比較沒有罪?我心頭難過著,難過的是我沒有力量幫助他,難過的是我當初也是跟他一樣陷在泥沼裡。
近幾年學靜心,才看見自己的疾病是靈魂之癌~罪惡感時所導致的。我努力地貼近自己的佛性,也有好幾次感受到內在那清明如鏡、如如不動的本性。在穿越從小家庭對我的標籤與批判影響後,我可以在那底層瞥見一些真實的事物,我知道唯有持續地貼近我的本性,我才不會步上哥哥的後塵。
每當我受到制約批判自己時,內在都會感到無限痛苦,好似沒有動力活下去的感覺,那真是一種生死交戰......
教我舞蹈、體現學的那娃妮塔(Navanita)曾說,從我的舞蹈裡就可以看出我的生命力道總是出去一半又縮回來,不敢全然地表達。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表達,常常欲言又止,有太多教條制約,不敢全然為自己發聲,導致能量內傷,生命於是漸漸萎縮。我也發現,當我勇敢地說出自己內心真正想說的話時,我感覺我是很有尊嚴的,我是很有力量的,我不再是那個說什麼都不對的小孩,也不必承擔長輩的擔心或批判。
家庭可以成就一個人,也可以毀了一個人。在充滿道德批判的家庭裡,帶著成佛願力而來的靈魂只會窒息而死。
道途還在持續走著,我必須要找回自身的力量,找到自己的光。(分享者:Deepak)

那娃妮塔(Navanita)相關課程資訊:

*「身體之愛瑜伽舞蹈」,時間:2014年8月9-10日。

*「世界之心」,時間:2014年8月14(晚)-17日。

*「移動的初始──從胚胎到動作發展」,時間:2014年8月23-27日。

詳情請電奧修花園:02-2805-7959

那娃妮塔(Navanita)簡介:
原是一位身體、舞蹈治療師,她由身體工作開始,受過傳統的舞蹈訓練,在普那社區帶領顏色治療、身體工作、原始治療等。她所提供的個案、團體或訓練課程,全都是放在身體及頭腦的覺察。自1993年在前往果阿海灘的路途中,她所乘坐的大巴士翻了,她的腿斷了,背脊骨片碎了,在經歷七次重大手術之後,她碰觸到身體智慧的未知空間與奧祕,自此之後,她衷心地與人分享身體的種種靈性奧祕。

life1  

創作者介紹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