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非常錯綜複雜的事必須明白:如果你沒有在愛,你是孤獨的。如果你在愛著,真正地愛著,你成為單獨的。孤獨是憂傷;單獨不是憂傷。孤獨是一種不完整的感覺。你需要一個人,需要一個不在的人。孤獨是在黑暗之中,裏面沒有光亮。一間黑暗的房間,等啊等,等著有人來燃起光芒。
單獨不是孤獨。單獨意味著你是完整的。不需要什麼人,你足夠了。這發生在愛裏面。愛著的人成為單獨的———通過愛你觸摸你內在的完整。愛使你完整。愛著的人彼此分享,但那不是他們的需要,那是他們洋溢的能量。
兩個感覺孤獨的人可以做一個合約,可以走到一起。他們不是愛著的人,記住。他們依然孤獨。現在,因為另一個人的出現,他們沒有感到孤獨——如此而已。他們多少欺騙自己。他們的愛只是對自己的一種欺騙:我不孤獨——有別人在。因為兩個孤獨的人相遇,他們的孤獨基本上是雙倍的,甚至是許多倍的。那就是通常發生的。
當你一個人的時候你覺得孤獨,當你與人相處你感到苦惱。這是一件每天見到的事。當人們孤獨時他們覺得孤獨,他們深深地探尋著某個可以聯繫的人。當他們與人相處時,苦惱開始了;那時他們覺得還是孤獨的好——這太過分了。怎麼回事?
兩個孤獨的人相遇——那意味著兩個心灰意冷的、憂傷的、苦惱的人相遇。苦惱成倍增長。兩個醜惡怎麼能成為美麗呢?兩個孤獨來到一起怎麼能變得完整、完全呢?不可能。他們互相利用,他們試圖通過另一個人欺騙自己。但那種欺騙長不了。當蜜月結束的時候,婚姻也結束了。非常短暫,只是一種幻覺。
真正的愛不是一種對抗孤獨的探尋。真正的愛是把孤獨蛻變成為單獨。幫助另一個人--如果你愛那個人,你幫助他成為單獨的。你不填滿他或者她。你不試圖用你的出現在某一方面滿足另一方。你幫助另一方成為單獨的,變得因他或她自身的存在如此滿足,你將不再是一種需要。
當一個人完全自由時,那麼出於那種自由,分享是可能的。那時他給予許多,但不是作為一種需要;那時他給予許多,但不是作為一種交易。那時他給予許多因為他擁有許多。他給予因為他享受給予。
愛著的人是單獨的,一個真正愛著的人從不打破你的單獨。他將總是全然地尊重另外一方的單獨。那是神聖的。他將不會干擾它,他將不會把那個空間弄髒。但一般來說,情人,所謂的情人,都非常害怕另一方和另一方的單獨,獨立;他們非常害怕——因為他們認為如果另一方獨立他們將不被需要,那麼他們將會被拋棄,於是女人一直試圖……
丈夫應該始終依賴,始終需要,那麼她就會始終有價值。丈夫一直在用盡一切辦法讓女人始終需要,那麼他依然有價值。這是一種交易,始終有衝突、爭鬥。爭鬥是每個人都需要他的自由。
愛允許自由,不僅允許,而且強調自由。任何破壞自由的東西都不是愛。它一定是別的什麼。愛和自由並肩而行,它們是一隻鳥的兩隻翅膀。每當你看到你的愛違背你的自由,那麼你是在愛的名義下幹著別的事情。讓這個成為你的尺度:自由就是尺度;愛給予你自由,讓你自由,釋放你。一旦你是你完全的自己,你對那個幫助你的人覺得感激。那種感激幾乎是宗教性質的。你在另一個人身上感到某種神性。他使你自由,或者她使你自由,愛不是一種佔有。當愛變質的時候它成為一種佔有、嫉妒、對權力的爭鬥、政治、控制、操縱——許許多多的東西,都是醜惡的。當愛高高飛翔,到最純潔的天空,它是自由,完全的自由。它是佛——它是絕對的自由。
現在你問:「終極的探尋是個人的,但你能否解釋『譚崔』中愛人的組成部分以及對我們自身內在的探尋?」「譚崔」是最純潔的愛。「譚崔」是淨化愛裏面所有毒素的方法。如果你愛著,我所說的愛,你的愛將幫助另一方成為完整的。你的愛將成為另一方的凝聚力。在你的愛之中另一方將成為一體,因為你的愛將給予自由;在你愛的影子下,在你愛的保護下,另一方將開始成長。
一切成長都需要愛——但是無條件的愛。如果愛有條件那麼成長就無法完全,因為那些條件將擋住道路。無條件地愛。不要求任何回報。許多東西自己會來——那是另一件事。不要做一個乞求者。在愛裏面當一個皇帝。只是給予看看會發生什麼……它幾千倍地回來。但一個人必須學會它。否則一個人始終是個吝嗇鬼;一個人給予一點並等著更多的回來,你的等待,你的期望破壞了整個的美。
當你在等待和期望時,另一方覺得你在操縱。他也許說也許不說,但他覺得你在操縱。每當你感覺到操縱時,一個人就想反叛它——因為它是違背靈魂的內在需要的,因為任何來自外界的要求都會瓦解你。任何來自外界的要求都會分裂你。任何來自外界的要求都是一種對抗你的犯罪,因為你的自由被污染了。那麼你不再神聖。你不再是目標——你被作為手段在使用。世界上最不道德的行為就是把人當作手段來使用。
每一個存在都是他自己的目的。愛對待你就像你是你自己的目標。你沒有被拖進任何期望之中。「譚崔」是愛的最高形式。「譚崔」是科學,愛的瑜伽。
所以有些事要記住:愛,但不作為一種需要——作為一種分享。愛,但不要期待——給予。愛,但記住你的愛不應成為另一方的禁錮。愛,但要非常小心;你在神聖的土地上運行。你正在進入最高尚、最純潔和最神聖的聖殿。
警覺!放棄聖殿外面所有的不純。當你愛一個人,愛那個人就像那人是一個神,不少於此。永遠不要愛一個女人就當她是女人或愛一個男人就當他是一個男人,因為如果你愛一個男人就當他是個男人,你的愛將是非常非常普通的。你的愛不會比性欲更多。如果你愛一個女人就當她是女人,你的愛將不會飛得很高。愛一個女人就像她是個女神,那麼愛就成為崇敬。
在「譚崔」中要和女人作愛的男人必須把她當作女神膜拜幾個月。他必須在那個女人中想像母親神。當想像變得完全,當沒有淫欲產生,當看見那個女人裸體坐在他面前,他只是感到一種神聖的能量的激動,沒有淫欲產生,那個女人的形狀變得神聖,所有的念頭都停止,只有崇敬留下了——那時才讓他作愛。
這看上去有點荒謬和自相矛盾。當沒有作愛的需要時,才讓他作愛。當一個女人成了一個女神,那時才讓他作愛——因為現在愛可以高飛,愛可以成為一座高峰,一個頂峰。現在它將不是世俗的,它將不是這個世界的;它將不是兩個身體的,它將是兩個存在的。它將是兩個存在的相遇。兩個靈魂將會相遇,融合與交彙,兩者都將通過它而獨一無二。
單獨意味著純潔。單獨意味著你只是你自己,沒有別人。單獨意味著你是純金,只有金沒有別的……只有你。愛使你單獨,孤獨將消失,但單獨將會產生。
孤獨是一種當你仇視自己,厭煩自己,嫌惡自己的一種狀態,你要到別處去通過別人來忘記自己。單獨是當你只為自己的存在而激動的時候。你只是因為你自己而興高采烈。你不必去任何地方。需要消失了。你自己就足夠了。但是現在,一種新的東西在你存在中產生。你擁有那麼多,以至你無法容納它。你必須分享,你必須給予。無論誰接受你的禮物,你將因為他的接受而感激他。他本來可以拒絕。
愛著的人因他們的愛被接受而感激。他們覺得感激,因為他們充滿了能量,他們需要對人注入那能量。當一朵花盛開,在風中散發芳香的時候,它對風充滿謝意——它的香氣變得越來越重,幾乎成了一種負擔。就好比一個女人懷孕9個月孩子還沒出生,在拖延。現在她是那麼負擔沉重;她要與這個世界分享那孩子。那就是誕生的意義。
她至今還自己懷著孩子,是她自己的而不是別人的。但現在太多了,她自己無法容納,必須被分享;孩子必須與世界分享。母親必須放棄她的吝嗇。一旦孩子出了子宮,就不再僅僅是母親的了;漸漸地他將離去,離得很遠。他將成為這個偉大世界的一部分。當一片充滿了雨水的雲準備灑落時,同樣的事會發生,當它灑落,下雨時,雲朵感到輕鬆、快樂,感激乾渴的大地,因為它接受了。

相關課程資訊:
*「新女人工作坊-愛、關係與靜心」工作坊,時間:2014年3月7-9日,三整天;地點:淡水奧修花園,報名請電02-2805-7959
**帶領人:欣友(Prem Shunyo)簡介
在過去的二十七年中,欣友在印度的奧修社區中以靜心為生活,並且學習靜心。欣友在靜心與覺知道途上的歷練來自於長達十四年在奧修身邊照顧他日常起居的經驗。奧修並要她把這樣的體驗寫成《與大師同在》,現已翻譯成九種語言發行全世界。現在,有將近二十年的時間,欣友在世界各地分享靜心,以及她過去幾十年生命的洞見。

spiritual-love  
**帶領人: 荷瑪與穆多(Homa & Mukto)簡介
荷瑪與穆多在過去三十多年來潛心研究人類本質與臨在的藝術。在神秘家奧修獨特而深遠的教導帶領下,他們探索了人類內在的奧秘,同時與這個廣大又美麗的外在世界保持連結,並將探險的品質帶入日常生活裡。多年密集的西方治療訓練加上東方的靜心技巧使塑造出他們獨特的工作風格: 充滿活力而影響深遠;著重與當下片刻的連結。 幫助人們將更多空間與自發性帶入日常生活中。在友善,尊重與真誠的空間裡,荷瑪與穆多幫助了許多人處理不同的生命議題。目前他們的工作主要在歐洲,亞洲與南美洲,提供個人與企業訓練;關於關係,力量,愛,性能量與靜心。 每年的十一月到一月份,他們在印度普那奧修靜心社區帶領訓練與工作坊。2007年開始,他們在巴西海岸邊成立了Osheanic International中心,提供世界各地的靜心者與熱愛生命的朋友一個交流的空間。Osheanic是他們的家,也是一個提供許多訓練, 工作坊與活動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奧修花園 的頭像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