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荷瑪與穆多(Homa與Mukto)第一次來台灣時,我對他們兩人毫無認識,我帶著未知的感覺來到團體。當團體一開始,Homa開始簡單談話,我馬上感受到一種在家的感覺。所謂在家的感覺是指有我鍾愛的奧修師父的能量。我是個能量工作者,我對能量是很敏感的。我很容易可以從老門徒身上感受或接受奧修師父的能量。對我個人而言,這是最珍貴的禮物。
  在團體開始之後,我才瞭解到,Homa與Mukto其實也是能量工作者。我很高興我來對團體了。因為我可以從他們兩人的談話中,感覺到平凡的字語卻隱藏極大的能量傳遞著。而且,我也發現,他們的心是如此的美麗與偉大,他們兩人在答覆我們的問題時,在個人議題上給予的愛與覺知與能量,是超過我們所提出的。 這真的是很美的。他們的愛是如此的豐富,毫無保留的分享給我們。

       我想要強調一件事,那就是,在團體中Homa 與 Mukto所教我們的練習,看似簡單容易,但是如果我們可以很全然的去做練習,我發現,會有很多能量及覺知發生。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譯完荷瑪與穆多(Homa and Mukto)的團體後,某些東西被觸動了。不到三個月,我衝到普那(Pune),又是一趟不在計畫中的旅行,為了參加他們的譚崔團體。之前的譚崔團體經驗讓我有點害怕,因為我的不安全感完全被啟動。但是基於對他們的信任,以及對於探索自己的渴望,我決定再次嘗試。

  從團體的第一天到最後,他們的廣大的愛的能量場讓我沒有一刻感受到不安全。即使這是個龐大的團體,我還是感覺到被很細緻的支持著。這樣的安全感,讓我從第一天就開始進入內在強大劇烈的轉化。我的頭腦不能明白,這些看似沒什麼的練習,為什麼會讓我全身感到不對勁。我的胸口悶漲,胃部翻攪,而眼淚不停的留,在那些頭腦無法明白的練習裡,有些東西開始流動。而在這樣的安全感裡,我多年來的盔甲崩解了,那些為了害怕受傷的而建立起來的堡壘坍塌了。因為愛開始流動,這些本來不屬於我的只能離開。回想起來,那是個滿恐怖的過程。那多年來我認為是我的,保護著我的,在一瞬間溶化釋放時,我感到巨大的恐懼,那種失控的感覺我從來沒有體驗過。但是荷瑪與穆多(Homa and Mukto)就只是在我身旁,輕輕的靜靜的陪著,告訴我說:Kaveesha可以是脆弱的,Kaveesha不需要一直都是完美的……我明白這是個意義重大的釋放,那些讓我無法真正去愛的,是時候可以放掉了。

  荷瑪與穆多(Homa and Mukto)的帶領讓整個團體在心輪的愛裡卸下武裝。參與者的敞開與真實面對自己的勇氣讓我感動。我們常常覺得這譚崔團體怎麼好像是創傷療癒團體。但是當能量流動時舊有的創傷往往會被揭露出來。而唯有療癒它們我們才能在生命中真正的往前,有所突破。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題:我已經結婚二十年了,為什麼還不能瞭解她?感覺在那裡,但她從未出現在我的生命裡。有時我處在蜜月之中,有時我的頭腦快抓狂了。

奧修的回答:頭腦總是抓狂——那是頭腦的方式。頭腦是一個變遷:它不斷地改變,任何兩個連續的時刻都不相同,每一個片刻是不同的。是的,一個片刻你感到在整個的生命裡你沒有看到你的妻子,你不能遇到她,即使你已經與她一起生活了二十年。另一些時刻你看到你自己正在蜜月之中——你看到她的美麗,她的優雅,她的快樂,她的最裡面的核心。然後它離開了。你的感覺改變了。

頭腦是非常滑的:它繼續地滑動,它不能停留在任何地方,它沒有能力站立,它是變遷的。隨著頭腦每一件事情都像那樣,一刻你快樂,另一刻你不高興。一刻你是如此快樂,另一刻你如此傷心。它一再繼續。頭腦的輪子繼續移動——一刻一個踏板在頂端,另一刻另一個踏板來到頂端,以這種方式繼續。那就是為什麼在東方它被稱為輪迴,那個輪子。世界是一個輪子:它繼續移動——同一個輪子,一再一再地。沒有一個片刻穩定。它像一場電影。如果電影停了一個片刻你將能看到屏幕。但是電影繼續移動。它移動的如此快你全神貫注於它,被它所佔據,你不能看到屏幕。但是屏幕是真實的。圖畫正如夢一樣投射在它上面。頭腦繼續投射著……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年前,我逃離了幾近瘋狂的家前往普那,在奧修社區找回純真與愛。今年初,我再度前往普那,回味真愛滋味,卻無意中撞見了自己的潛意識。

兩次前往奧修社區,都是動了念頭,資金足了就前往。沒有課程表,不曾詳細計畫,沒有預設立場;沒有地圖,沒有隨行同伴,也未預訂住宿。我任憑生命之流推著我,帶著一口破英文,迎向未知的旅程。六年前,我在維塔.馬諾的「情緒釋放工作坊」裡找回純真與愛,今年初,我在荷瑪與穆多的「譚崔工作坊」裡,首度與潛意識底層的悲傷、恐懼正面相遇。奇怪的是,雖然沒有特別的計畫,但是自從去年以來,我陸續接觸的都是譚崔有關的事物。奧祕之書,譚崔經驗,譚崔工作坊……開始踏入譚崔的門檻,慢慢瞭解譚崔的堂奧。譚崔的精神,以目前粗淺的瞭解,若要我用簡單的幾個字形容,就是「接納與包容」。接納一切,包容一切,對生命說是。

說起來簡單,做到卻很難。難,不是難在它真的很難。難是難在我們已習於「難」。對於顯而易見的真理,我們視若無睹;對於簡而易行的事物,我們嗤之以鼻。我們的制約與惡習──我們的心鎖,導致了心盲。「譚崔」像是一帖古老醫藥,幫助我們重見光明;又像是一串神祕鑰匙,幫助我們打開重重心鎖。它讓整個沉重而死寂的生命,重新燃燒而鮮活起來。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