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奧修談他自己的成道過程 (1953,3,21)                       

     我想起了那命運安排好的一天,1953年3月21日。已經許多世我一直在工作--在自己身上工作,奮鬥,掙扎,做了所有能做的--然而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現在我明白為什麼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那個努力就是障礙,那個途徑本身就在妨礙著,那個迫切的追尋就是阻礙。並不是不需追尋就能達到。追尋是需要的,但之後會來到一個時間點是必須把追尋放下。要渡河是需要條船沒錯,但是當時間到了你就應該離開那條船,完全忘掉它並把它留在那裏。努力是需要的,沒有努力就沒有事情是可能的。然而如果只有努力的話,也沒有任何事情是可能的。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am reminded of the fateful day of twenty-first March, 1953. For many lives I had been working -- working upon myself, struggling, doing whatsoever can be done -- and nothing was happening.

     Now I understand why nothing was happening. The very effort was the barrier, the very ladder was preventing, the very urge to seek was the obstacle. Not that one can reach without seeking. Seeking is needed, but then comes a point when seeking has to be dropped. The boat is needed to cross the river but then comes a moment when you have to get out of the boat and forget all about it and leave it behind. Effort is needed, without effort nothing is possible. And also only with effort, nothing is possible.

     Just before twenty-first march, 1953, seven days before, I stopped working on myself. A moment comes when you see the whole futility of effort. You have done all that you can do and nothing is happening. You have done all that is humanly possible. Then what else can you do? In sheer helplessness one drops all search.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成道是一種非常個人的過程。因為它的個人化,它已經創造了許多問題。首先:沒有必需經過的固定階段。每個人經歷不同的階段,因為每一個人在許多世當中已經蒐集了各種制約。所以那不是成道的問題。那是製造出你行為方式的制約的問題。而每個人有不同的制約,所以沒有人會走一樣的路。那就是為什麼我一再的堅持沒有捷徑;而只有小路而已。而那也不是準備好的,那也不是你發現它們已經是現成的,而且只要走上去就好的路──不。當你走的時候你會製造那些路,你的那個走路本身製造了它們。
  據說成道的途徑像鳥飛過天空一樣:它沒有留下腳印,沒有人可以跟隨鳥的腳印。每一隻鳥必須製造它自己的腳印,但是當鳥繼續飛的時備,這些腳印也立刻消失了。這個情況也是類似的,那就是為什麼不可能有帶領者與跟隨者的緣故,那就是為什麼我說這些人──像耶穌、摩西、穆罕默德、克里虛那──這些說:「你只要跟隨我並且相信我。」的人不知道任何關於成道的事。
  如果他們知道的話,那麼這種描述是不可能的,因為任何變得成道的人,都知道他並沒有留下任何腳印;那麼向人們說:「跟我來。」就是荒謬的。

奧修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